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791章 大结局(下)全球直播,圆满落幕
    西北无人区,某营地。

    对外界混乱一无所知的专家团,坐在斜坡上遥望迷宫村的方向,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怎么等了大半天,到现在还没动静。”

    “等着他们无功而返吧。”

    “这场戏总要演完的,得过这一遍流程。”

    ……

    “咦你们看天上?”

    忽的,有个偏年轻的学者,仰着头招呼一声。

    众人抬眼看去。

    在迷宫村上空,原本盘旋着好些无人机,那都是凌西泽团队最新研发的,用来对“机关城现世”进行记录的。但是,不知从何时起,又多了几架,型号和款式显然跟那些不一样,正跟无头苍蝇似的乱飞。

    显然就不是一批的。

    “不就是无人机吗?”

    “失控了么?”

    “搞那么多无人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无人机现场sho国的朋友刚刚打电话问我这个事。啊啊啊,我沾到笙美人的光了!我把笙美人的照片发给他看,他直叹漂亮,问我还有没有。笙美人的颜值是突破了世界审美的壁垒的!

    ……

    国外:

    听东国朋友说,这一个机关城是一个叫司笙的工程师带领打开的,全世界就她一个人可以打开,因为她就是这项工程的工程师领队的外孙女。只有她继承了这一项技术。

    司笙,我听说过。她好像是个传奇,不是真人吧?

    是真人哦,上半年在我国翻译上市特别畅销的死亡传说就是她画的。

    漫画家?我怎么听说她是个演员。

    我怎么听说是野外生存专家?

    她不是个建筑师么?

    介绍一下,司笙其人,主职演员,兼职漫画家、野外生存家、机关术师、建筑师、慈善家可能还有别的兼职。在东国她被称之为顶流,前面一年她都在一遍又一遍刷新着东国网友对她的认知。她的老公叫凌西泽,玄方科技的创始人之一,这两年遍布全球热销的无人机品牌。另外,它还为其他品牌提供技术支持,并不选择一家独大,是一个很有良心的企业。

    难以置信。

    不可思议。

    她才26岁,已经获得了普通名人一生都难易企及的名望!

    他们一家子都不可思议。老公是企业家,代表作有玄方科技。外公是机关术师,代表作有机关城。两个弟弟都是学霸,是非常有潜力的机甲大师。

    ……

    找遍了所有公开的直播间,都没找到那个叫司笙的人啊。

    好想见识一下。

    她肯定会出现的。现在我们的重点难道不是机关城么?

    既然有官方直播,是不是证明机关城的背后,没有那么多阴谋?

    ……

    迷宫村,地下。

    在剧烈的颠簸和晃荡中,司风眠从昏睡中醒来。他眯着眼,视野一片昏暗,但周身的阴凉和潮湿,让他第一时间判断这里是地下。

    他手脚都被绳索捆绑。

    移动困难。

    “醒了?”身侧,传来萧逆的声音。嗓音低哑,但很冷静。

    司风眠辨别出声音,惊喜道:“哥?”

    “嗯。”

    “范子城呢?”

    “不在。”

    “你在哪儿啊?”

    “你右边,半米。”萧逆听声辨位,说出位置。

    “哥!”

    被绑成粽子的司风眠一头扎过去,脑袋直接撞到萧逆的胸口,差点没把萧逆砸得背过气去。

    萧逆倒吸口气,吃力地把他脑袋掰开。

    “你没被绑着啊?”司风眠仰着头,惊讶地问。

    萧逆道:“刚解开。”

    说着,他把司风眠推着坐好,然后摸出一小块刀片,去割司风眠的绳子。

    “你当时昏过去后,假扮唐一的范子城来了。我当时没有跟他抵抗的力量,所以就被他打昏一起带过来了。”司风眠说,“中间被断断续续喂药,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过,应该到了姐开启机关城的时间了吧?”

    “开启了。”萧逆隔开了一段绳子,道,“刚刚的震动就是。”

    “哦。”

    司风眠有点失望。

    机关城开启,他们却被困于此,没能亲眼见证。

    尔后,司风眠问:“你醒了很久了吗?”

    “机关城开启之前。”

    “这样啊。”

    “你留了什么后手?”萧逆问。

    “定位。”司风眠顿了顿,“阮哥在我身上藏了定位,搜不出来的。但他们可以找到我。”

    萧逆“嗯”了声,说:“知道了。”

    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地下,又发现自己和司风眠被捆绑,心里大致有了猜测。

    定然是他昏过去时遇到了范子城那拨人。

    以司风眠三脚猫的功夫,想要拉上他一起跑,绝无可能。司风眠要跟范子城那拨人硬碰硬的话,留下的或许只会是一具死尸。

    但是,司风眠不会丢下他。

    所以,司风眠会选择跟他一起。然后,想办法给司笙他们留下线索。

    “你那里是不是有机关没有被搜走?”司风眠活动着手腕,注意到萧逆手中的刀片,问。

    “嗯。”萧逆道,“你那里应该也有。”

    司笙给他们的机关小道具实在是太隐蔽了。

    全身都可以藏。

    范子城肯定搜过他们的身,搜刮出一大堆的小道具,但是……很遗憾,他对司笙的了解不够全面,所以萧逆和司风眠身上仍有“漏网之鱼”。

    “我找找。”司风眠嘀咕着说。

    他找了一圈,还真找到一些。

    其中包括一个只有半根小手指粗细的手电筒。

    将手电筒打开,司风眠啧啧感慨,“姐这个道具也太好用了。”

    可

    当光束照亮嘞周围的洞之后,司风眠忽然就发不出声了。

    横在他俩面前的,就是一具死尸。

    已经凉透了。

    “……”

    司风眠咽了口唾沫。

    “内讧么?”司风眠问。

    “有可能。”萧逆缓缓移过去。

    虽然有些迟疑,但很快的,他就克服心理障碍,去那具尸体身上找东西。最后翻出来的东西很少,除了一点吃的,一瓶水,别的就一无所获了,连证明他身份信息的东西都没有。

    他是被一刀刺死的。

    命中心脏,一刀毙命。

    “喏。”

    萧逆将找到的食物分成两份,其中一分递给了司风眠。

    “……哦。”

    毕竟是从死人身上拿来的食物,司风眠有些抗拒。可是,两天没吃饭,他饥肠辘辘的,又渴又饿,为了生存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没有做多少心理斗争,他就闭着眼往嘴里塞吃的。

    “他们人去哪儿了?”司风眠问。想用思考来掩盖对食物的注意力。

    萧逆说:“机关城开启,他们应该是想办法进机关城了。”

    “那我们呢?”司风眠挠了挠头,“我应该是被顺带捎上的,范子城主要是想带上你。不过,他为什么要带上你?”

    “……”

    萧逆也没答案。

    想了想,司风眠把在昏倒之前“唐一”说的事,都告诉了萧逆。说完后,司风眠皱皱眉,“你说他说的有几分可信?”

    喝了口水,萧逆将矿泉水递给司风眠,淡声道:“十分。”

    “啊?”

    “那个时候,在他眼里,你估计已经是个死人了。”萧逆不紧不慢道,“既然如此,就没必要对一个死人说谎。”

    “可他说”司风眠欲言又止。

    “他知道的又不代表事实。”萧逆咀嚼着压缩饼干,咽下,有条不紊地说,“他不直接杀了我们,是我们……准确来说,是我对他有价值。我身上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价值。他冲着这样的价值留下我,应该是想对此加以研究。如果他真的了解一切,那就没必要研究了。”

    “……”

    司风眠没吭声。

    萧逆说得……确实有道理。

    他无法反驳。

    “事情分轻重缓急,现在对他而言,应该是去机关城最重要。不过,既然他想留下我,他就不可能只留一个人守在这里……”萧逆顿了顿,睇了司风眠一眼,“你吃完缓一缓,恢复点力气后我们就得找离开的路了。”

    “行。”

    司风眠点点头。

    他也知道,虽然留下了定位,阮砚那边不可能放弃他们。但不能把求生的希望全部寄托于别人身上。

    可

    手中的食物还没吃完,二人就听到了脚步声。

    对视一眼后,司风眠第一时间关了灯。

    二人屏息以待。

    来的有两个人,但是,随着脚步声靠近,他们俩没有见到光亮时,心里顿生一股寒意

    无需借助光照即可同行,就证明他们有夜间可视设备!

    但是,这样的话他们俩任何动作,都有可能被发现,反击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吸了口气,萧逆眉目一沉,手指摸到靴子上,取下两枚环扣,往手指上一套,他找准一处裂缝暗下去,机关弹开跳出个尖锐锋利的凸起。抿了抿唇,萧逆低声跟司风眠叮嘱,“你用光。”

    “好。”

    司风眠的神经一瞬间紧绷。

    手指勾着那个小手电,他连呼吸都不敢粗重一些。

    “三。”

    “二。”

    “一。”

    萧逆低声说出最后一个字时,司风眠即刻将手电筒打开,一抹光线掠过那二人,顿时刺得戴着夜视设备的人晕头转向。同一时刻,萧逆在找准他们方向那一瞬,眸色一寒,直接扑跳过去。

    他手握拳,狠狠抡向其中一人的脸颊,尖锐的凸起割开那人脸部皮肉,那人惨叫一声。

    没有理会那个人。在萧逆感知到司风眠也扑上来那刻,萧逆就将准头对准了另一人,跟另一人颤抖起来。

    萧逆和司风眠的衣服正好被司笙改良过,装饰上有机关,一旦冲击力过强就会有尖刺反弹。另一人跟萧逆交手几个回合,一掌拍在了萧逆后背的装饰上,在萧逆感觉背都被拍断的一瞬,对方嗷嗷一叫,退开一步。

    抓住这个机会,萧逆大步向前,一连朝对方发动攻击。

    彻底占领了上风。

    与此同时,司风眠的对手因萧逆第一拳给了下狠的,战斗力急骤下降,哪怕司风眠是个小菜鸡,凭借三脚猫的功夫和身上仅存的暗器,硬是把人给揍趴下了。

    司风眠和萧逆不敢放松警惕,在把人按下后,第一时间脱了一件外套,撕碎成布条状,把两个人牢牢捆绑成粽子。

    “呼。”

    司风眠跌坐在地上,松了口气。

    萧逆半蹲着,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

    他们俩作为一个刚毕业不到一个月的高中生,接二连三遇到的风险和冲突,实在是让他们有点淡忘以前的身份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然而,他们刚歇了几秒,就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有很多声音,轻重不一,并且移动速度很快。

    司风眠脸色霎时一白。

    萧逆第一时间拽住司风眠的手腕,把他往身后一拽,掩着他的身影,同时侧身跟他“嘘”了一声。

    司风眠闭上嘴,尽量保持冷静,手指紧紧捏着手电筒。

    脚步声愈发逼近。

    终于

    在来人即将抵达时,司风眠抬手将手电筒打开,扫向他们。同时,直接往前冲去。

    萧逆眯着眼关注着一切,反应要比司风眠更快一些,在光线扫过的一瞬,萧逆注意到那些人的着装,意识到是友军,赶紧抓住从身侧冲出去的司风眠,喊:“不是敌人!”

    “啊?”

    司风眠一怔。

    动作下意识停了下来。

    “卧槽,你们俩都解决了?”

    “还以为你们俩被解决了呢,吓得我们赶紧追上来。”

    “牛啊,学会反杀了。”

    ……

    来人里响起了调侃声,稀稀拉拉的,还夹杂着几分轻松愉悦。

    然后

    有人开了灯。

    光线充斥在狭窄的区域,视野顿时明亮。只是,久未接触光线的萧逆和司风眠,纷纷眯起了眼,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丁镜的身影。

    “哟!二位弟弟还学会自力更生了?”丁镜大步走过来,军靴踩踏在地面发出声响。她勾着唇,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不知是她手劲儿太大,还是萧逆和司风眠身子太虚,总之她这一掌拍下来,萧逆和司风眠只想吐血。

    司风眠:“……”

    萧逆:“……”

    他们不一定会死在敌人手里,但没准有可能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过了片刻,司风眠和萧逆眼睛适应了光线,加上友军抵达、危机解除,身体松懈下来,不顾形象地盘腿坐在地上,看着友军们处理着那具尸体,以及从被他们俩捆住的那两人那里撬消息。

    萧逆仰头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水,然后抬眼看向丁镜,问:“你们跟在他们后头?”

    “对。”丁镜在他们对面坐下来,拍了拍手,“墨上筠和司笙找到了进入地下的道路,但她们俩自己都没仔细探索,以为底下不会太复杂,把定位给我就让我来负责找你们俩了。”

    丁镜啧了一声,摇头道:“结果好嘛,下面整个儿就一迷宫。要不是误打误撞见到这俩,尾随在他们俩后面,我们找到你们俩的时候,你们俩指不定已经饿成干尸了呢。”

    萧逆司风眠:“……”大可不必描述得如此恐怖。

    “他们都将路线摸清了?”司风眠讶然问。

    “不一定。”丁镜道,“反正他们沿途都有做印记,估计也怕记错路线。”

    司风眠吐出口气,“那还好。”

    如果地下真的是迷宫,那么有再多的人找到他们俩,照样都是白搭因为他们压根就出不去。

    “不过,”丁镜顿了顿,给了他们一个绝望的消息,“也不一定能出去。刚刚联系司笙,她说机关城开启后,会改变地上和地下的迷宫,路线自然会随之改变。”

    司风眠眨巴眨巴眼,“所以……”

    “先歇会儿吧。”丁镜道,“我们可以一边找出去的路线,一边等司笙过来救援。”

    萧逆司风眠:“……”

    司风眠又问:“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机关城开启,全世界直播”

    “什么?”

    司风眠陡然拔高一点声音。

    萧逆也讶然地看过去。

    丁镜耸了耸肩,将直播的前因后果都跟二人做了说明。听得二人一愣一愣的。

    “所以说,”司风眠手指蹭了蹭鼻尖,“全世界都知道,机关城面世了?顺带,我姐的名号也要为世界所知了?”

    “啊。”丁镜挑眉,打了个响指,挑眉一笑,“就这么个意思。”

    “……”

    司风眠顿时觉得自己不配当司笙的弟弟。

    萧逆一言不发地又干掉了另外半瓶的水。

    “范子城呢?”良久,萧逆问了一句。

    “我问问……”丁镜顿了顿,手指覆上耳麦,“阮哥,帮我连一下墨上筠。”

    几秒后,频道连通,丁镜问了一句,“收网了么?”

    “稍等。”

    墨上筠云淡风轻地扔过来两个字。

    旋即,那边声音有些杂乱,收到磁场影响,滋滋的响。

    不到半分钟。

    墨上筠说:“收了。”

    “你说一句没有这么费劲?”丁镜没好气地磨牙。

    “不酷。”

    “……”

    丁镜气得灌了半瓶水。

    墨上筠这边收网,实在是简单,比平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演习都要简单。

    司笙早就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因为

    在一天前,机关城的模型外壳被全部复原,他们发现机关城除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入口外,还有一个暗道并且是跟地下通道衔接的。

    范子城想光明正大进入机关城,可能性很低。

    所以,司笙连夜推算出几个可以出现暗道的地方。

    今日抵达迷宫村后,墨上筠就带队抵达这几处,提前守株待兔等待范子城现身。没想到,墨上筠运气那么好,范子城正巧就被她给碰上了。

    而

    一般来说,跟墨上筠对上的人,都讨不到好处。

    结束了跟丁镜的通讯,墨上筠手掌搭在后颈,活动了下脖子,然后缓步向前,看着被绑成一排的人。

    她只手揣兜,走到一个男人面前。

    男人不如照片上的斯文儒雅,皮肤晒黑了,轮廓锋利些,眉目笼着危险,凶狠和邪恶之心一目了然。

    “范子城?”墨上筠歪了下头,眉头轻挑。

    “……”

    范子城表情冷漠,眼神阴鸷,视线如毒蛇一般缠上墨上筠。

    他失算了。

    有两个点:

    一、他没想到司笙能推算出暗门的位置。

    二、他没料到埋伏部队都是精英,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

    原本打一开始,他就没把部队当回事。因为他身边的人,都是特殊人才,个个都身怀武术,哪怕是对上特种兵,都不一定全军覆没。

    谁曾想

    他阴狠地盯着面前这个女人,恨不能将她踩在脚下碾压。

    他平静的外表下,是汹涌翻滚的情绪。

    不过,下一刻,他就想不了那么多了。

    墨上筠眼一眯,手倏地握成拳头,靠近的同时,拳头狠狠砸在他腹部。

    范子城顿时疼得脸色煞白。

    然而,这还不算完。墨上筠眼神一狠,猛地抓住范子城的短发,直接拽着他脑袋往墙面上一抡,瞬间砸得范子城昏头转向的。此刻,再硬气的汉子,都没法维持体面,更不用说范子城这一类的“智囊”。

    范子城脑袋被掰过来时,有血从额头上汩汩淌下。

    “什么玩意儿。”

    墨上筠冷笑,神色轻慢。

    她五指张开,缓缓松开手。

    范子城挣扎了下,欲要往前扑,“你……”

    墨上筠眼皮都没眨一下,在他向前的那一瞬,军靴一抬,对准他膝盖来了一脚。当即,范子城叫出了声,膝盖一软,半跪在地上。

    “墨队。”

    身后,一个男人向前一步,低声提醒墨上筠虐狠了不好交代。

    “燕哥,把他看好了。”墨上筠活动着手指,神色冷然,慢条斯理地说,“防止他逃跑以及……”

    顿了下,墨上筠视线从范子城身上寸寸扫过,“自杀。”

    闻声,范子城浑身一震,惊愕抬眼,眼眸里尽是血丝。

    然而,他对上的是墨上筠讥讽的视线。那视线如同耳光,肆无忌惮地甩在他脸上,令他脸颊火辣辣的疼。

    不成功,便成仁。

    他早就做了打算此次行动若是落网,他宁愿去死。

    宁愿一死了之,也不愿成丧家之犬。

    可,

    却被这个未见过面的女人一眼洞穿。

    “是。”

    燕寒羽嗓音低沉。他掀起眼皮,冷冷地扫向范子城,满是不屑。

    回过头,墨上筠看了一眼紧闭的暗门,毫无留念地将视线一收,道:“回吧。”

    “是!”

    集体响应。

    这些人

    几乎都是墨上筠自己特种部队的亲信。

    一个无所不能的部队,对付范子城这小猫两三只,等于是杀鸡用宰牛刀了。不过,这一次是因为他们特别积极地想看机关城面世,加上队内又没什么特别任务,所以磨了自家队长半个月,才被批准来到这里。

    也是昨日抵达的。

    有他们在,又怎会让范子城得逞?

    机关城成功开启。

    范子城被捕归案。

    萧逆和司风眠这一行人,在夜幕降临时,被姗姗来迟的司笙接了回去。

    至于直播

    全世界都知道了“机关城”的存在。

    “东国机关城”这一消息,如病毒一般蔓延。机关城现世的那三分钟视频,被剪下来传播,在没有势力刻意阻拦的情况下,这一段视频被各国人民熟知。

    而

    东国官方召开发布会,针对机关城发布了两个通知:

    1、在探索机关城之后,机关城将会开放部分区域,成为旅游景点。

    2、机关城的纪录片正在筹备中。

    ……

    是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