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你雅,我俗 > 第39章 很累
    花语接到电话便开车来到S城郊区的一个私人疗养院。

    一停下车,花语就匆匆跑去他母亲的病房,刚来到病房门口,他就见三两个医生围着他的母亲。

    花语来不及思考,连忙问道,“情况怎么了?医生。”

    一个较为年长的一声回头看见是花语,便慈祥地笑了笑,想花语招手道,“来,我给你说说你母亲的情况。”

    其他的医生见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要亲自说病情,他们也都一一离开。

    花语走到病床前,看着床上那个依旧双目紧闭,陷入睡眠的女人,有些不确定地对老教授说,“医生,不是说我妈妈她……醒了吗?”

    老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到外面去说话。

    “花语,你不用担心,你母亲的确在早上醒来过,只是刚苏醒,又睡着了,等一下就会醒来。”

    花语笑着想老教授道谢,“这些年辛苦您了。”

    老教授摆摆手,“哪里话,这本就是做医生的本分,更何况你母亲和我是老交情了。只是……”

    老教授的欲言又止,令花语不安,“只是什么……”

    老教授叹了口气,有些不忍,“你母亲的情况可能并不是想象中的乐观。人虽醒了,但是智力却如同三岁小孩……”

    “什么?怎么会!”

    “花语啊,医学上对人脑的研究也不过窥探其中的一二,但能醒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老教授后面的话,花语一句也没听进心里,他的神情有些呆滞。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就话老教授见了不少实例,但花语却不是其中之一。

    这里的医疗设备等在S城算得上是前三,相同的,治疗费用也是价格不菲。

    关于花家的情况老教授也知道一些,但花语还坚持让他母亲来着治疗并且一个月至少来看他母亲两次,这份孝心已是难能可贵。

    最后,老教授也只能叹一口气,拍拍花语的肩膀以示宽慰。

    不知在门外呆了对久,花语才一步一步走近床前,他拨开躺在病床上那个人额头上的碎发,上面有几道不浅的皱纹,花语的唇贴在上面吻了吻,而后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明明只是在火场里吸了毒烟,不是说能醒来的话,人就会无恙吗?

    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

    花语的十指插进蓬松的发丝里,整个人颓废无比。

    卓心兰,花家的真正话事人,一生要强,凭一己之力把家道中落的花家推至当年的S城的五大家族之一,曾风靡一时。但在某次意味中陷身火场吸入浓烟,一直沉睡三年。

    但外界一直传闻这位女强人已经藏身火海。

    “你……是谁呀?”

    花语错愕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他激动地把人给抱住,喊道,“妈!你终于醒了,我……我很想你……”

    花语梗咽了一下,眼圈开始发红。

    却不料卓心兰一下把花语推开,卷缩在另一面的床头边,眼神警惕无比,“我,我不认识你……”

    花语整个人一愣,而后先是发疯了一样,扑倒卓心兰米面前,捉住卓心兰一直躲闪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妈!是我啊!花语!你的宝贝儿子!”

    卓心兰心智只有三岁,别说是认出花语,就连儿子二字的意味她都不懂。

    面对花语突如其来的动作,卓心兰下意识地大喊大叫,想把手抽出来,可却抵不过花语的力气。

    “妈!我求求你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你儿子,我是花语!”

    “我求您了,不要这样——”

    花语的失态退去往日的端庄与稳重,此时犹如想发狂的野狗,脸部狰狞可怕。

    卓心兰怕极了花语这般模样,便不停尖叫。

    顿时女人的尖叫声和花语的喊呐充斥着整间病房。

    最后,花语无力地放开卓心兰的手,佝偻着坐在病床前,依靠在墙面。

    卓心兰把自己卷缩在床尾,但眼神却时时刻刻警惕着花语。

    花语缓缓闭上眼睛,但灯光照在眼皮上的毛细血管在花语脑海里映出一片血红……

    紧闭的眼角慢慢湿润。

    长长的睫毛上漫上一层薄雾,渐渐地凝聚成水滴,随着时间的消散而慢慢地聚拢……

    泪,划过脸颊……

    卓心兰虽然害怕花语,但心智不全的人也有着小孩般的单纯与善心,她犹豫了几分钟,还是小心翼翼地爬过去。

    她刮掉花语脸上的眼泪,小声地问,“你……不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