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综英美]二段跳从入门到放弃第64章 第六十二章-笔趣阁
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综英美]二段跳从入门到放弃 > 第64章 第六十二章
    逃亡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在最初的时候。两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要同时躲避人类黑帮和恶魔的追捕是十分困难的,即使年幼的伊芙琳耍得一手好蝴蝶.刀,而维吉尔又是个十分有战斗天赋还手持阎魔刀的半魔,但是在他们还未成长起来之前,就像虫子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被人捏死。

    那段时间里,他们无论处在何处都不敢放下手里的武器,更不能轻易地暴露在阳光底下,甚至不能够睡觉。因为他们的样貌太过突出,尤其是维吉尔那一头漂亮的银发,这使得他们东躲西藏,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九死一生的追杀。

    当时他们还未成长起来,手头中甚至没有一分钱。伊芙琳在这个环境下养得了一手偷窃的本领,偶尔能够从一些便利店里顺一些食物来,但是这于事无补。因为维吉尔的血液中属于斯巴达的那部分气味太明显了,简直像个光源一样吸引着那些恶魔,这使得他们只好远离普通人的聚集地,因此有的时候连食物都无法吃上。

    维吉尔有着一半的恶魔血统,他的体质比起普通人而言要强上不少,但是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进食却是必须的,而维吉尔是半魔的优势也仅在于他能够比伊芙琳多饿上那么些时候罢了。

    但是没有体力对于他们而言却是致命的。

    所以年幼的伊芙琳和维吉尔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只能选择进食恶魔肉。

    人类能够吃恶魔肉吗?这一点当初的维吉尔无从得知,但是为了活下去,伊芙琳还是选择冒着风险把这些食物咽了下去,毕竟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差了。所幸的是并没有排他反应,即使真的很难吃,但是当时的环境谁还能计较食物的味道如何呢,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后来他们吃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恶魔肉,直到维吉尔和伊芙琳长大到有能力去把追杀伊芙琳的黑帮覆灭,已经能够在恶魔的袭击中游刃有余后,他们终于可以暴露在阳光下了。而值得一提的是,在颠覆了黑帮后伊芙琳拿了好大一笔钱,这让他们后来的日子好过了不少,起码能够吃上一顿好的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长久的荒芜中维吉尔早就忘记了当初伊芙琳到底是怎么和他形容恶魔肉的味道了,而作为黑天使的时候,维吉尔是不需要进食的。直到后来他从束缚中逃出来时,为了维持能够去佛杜那找回阎魔刀的力量,他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恶魔肉,后来他的一部分V在游荡红墓市的那一个月里也被迫吃过,如今在想起来,这也算是一种习惯了。

    呵,至少不会像但丁这样排斥。

    他们来魔界已经快一个月了,这块地荒芜的很,只有数不尽的恶魔,再区分一下,那就是高等恶魔和低等恶魔,还有恶魔幼崽恶魔卵。

    至于它们的种族?呵,维吉尔认得,但是这并没有区分的必要。

    起初但丁并不知道怎么处理进食问题,反正半魔一段时间不进食也死不掉。

    但是时间一长还是要吃饭的,而在看见兄长毫无心理负担地吃掉恶魔(甚至把骨头剔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但丁几乎是瞳孔地震,当即抗拒得很,心疼兄长是一回事,不想吃那也是一回事。维吉尔也懒得理但丁饿不饿得死,反正饿得狠了自然会吃,他也不是但丁的保姆,没必要管他兄弟是不是好好吃饭。

    魔界是没有火的,不过食物的生熟与否对他而言无关紧要,能够补充体力就行,反正吃完他该杀恶魔还是杀恶魔,该和但丁打架还是打架,这又不会影响到他力量的变化。

    但丁在一个礼拜后还是妥协了,在实在受不了后看着兄长进食的样子只好慢慢地蹭过去,维吉尔瞟了他一眼后稍微往旁边挪了一点。

    “咳!”但丁捏起一块排骨状的东西,面色难看地看了两眼,又瞄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地进食的维吉尔,“总不能生吃吧老哥。”

    维吉尔哼哼了一声,“你变真魔人生火。”

    “……”

    但丁艰难地沉默了一会,深觉得用真魔人生火太过大材小用,最后还是用伯洛格拳套生的火,于是兄弟俩终于能够吃得上一顿熟食。

    但是恶魔肉就算变熟了也不能改变其本就难吃的味道,最后但丁艰难地进完食后躺在一旁的岩石上,神情恹恹的,

    “这也太难吃了,我开始想念我的披萨和草莓圣代了。”

    维吉尔嘲讽似的轻笑一声,却突然想起了其他的事情。

    当初他和伊芙琳摆脱了吃恶魔肉的日子后吃的第一顿是什么来着?哦,在拿了相当大的一笔钱之后那个女人直接拉着他去了高级餐厅狠吃了一顿,当时伊芙琳和他说了什么他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他现在还能想起空气那股奶油蘑菇汤的浓郁香味。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伊芙琳当时吃牛排吃伤了,当晚吐得很凶,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吃素了,说是一闻到肉味就想吐。

    维吉尔静静地用手摩擦着刀上墨蓝色的缎带,原来那条被毁坏了,后来这条是他用魔力凝聚而成的。他微微扫了旁边懒洋洋地半躺着休息的兄弟一眼,嫌弃难吃的是他,吃的最多的也是他。维吉尔轻吐了口气,也在兄弟旁边躺了下来。

    “哎。”

    但丁对着兄长叹气,“这魔界也太无聊了,没有披萨,没有草莓圣代,这日子怎么过啊?”

    “当初是你要跟着下来的。”

    但丁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兄长,这个时候他想起了维吉尔似乎有半生的时间都在魔界中沉沦,对于他而言,在魔界生活早已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但丁而言,这才一个月,他就受不了了。

    “要不我们回去找尼禄吧,维吉。”

    呆了一个月了,他们也该回去了。想来他们父子相认之后还没有怎么好好说上一句话呢,不过在那种环境下相认,但丁有些咋舌,希望这段时间过去尼禄被亲爹断手的气也能消了吧,毕竟也打过一架了。

    而且他们还能去尼禄家蹭一顿好的,姬莉叶小姑娘可甜了,真不知道尼禄这小子哪来的好运气。

    不过话说回来,维吉尔是不是还不知道姬莉叶的存在?

    维吉尔看了眼但丁,微不可见地颔首,有阎魔刀在,只要再找个法阵他们就可以回去了,毕竟阎魔刀是魔界的钥匙,那也得找到锁孔才行。

    ————————————————

    佛杜那,魔剑教团原址外,一位穿着亚麻色长裙的女人安静地站在遗址外的街道中,周围带着白色兜帽穿着麻布衣的路人从她身边经过,有的默而不视,有的被这奇怪而美丽的女人吸引而驻足观望了一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搭话。

    女人仰首眺望着原教会建筑,手里静静地攥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的图画像极了这一带的景色,只是没有那个巨大的救世主雕像而已。

    伊芙琳心如擂鼓,她从未感觉到自己离真相如此近过,现在除了那部分记忆外,其他的东西对她来说都触手可得了,只要她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会有人告诉她尼禄住在哪里,而十年前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并不需要,毕竟莫里森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

    .

    .

    “我有一笔生意要和莫里森先生谈谈。”

    女人坐在莫里森的面前,纵使酒吧环境嘈杂,桌子上还有些没擦干净的黑色的油腻的污垢,但是这一切都无法阻挡女人身上强大而优雅的压迫感。

    “不知您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呢?女士?”莫里森拿下嘴里的雪茄,慢慢地说道。他在作为情报商的职业生涯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来找他要么是委托但丁,要么是购买情报,但是这个女人却明显来者不善。

    “我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需要一位有能力的恶魔猎人来帮助我解决。”伊芙琳低头撕下一张支票递给莫里森,“这十万是定金。”

    莫里森眨了眨眼,接过支票看了一眼然后压在手臂下。噢,又是位被恶魔所扰的女士。

    “您为什么不去找教会呢?”

    “如果教会推荐的人有用我也不会来找你了,”伊芙琳冲莫里森无奈地笑笑,“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一听说您这里有办法解决就过来了。”

    莫里森缓缓地点点头,但丁那老小子和他哥跑魔界去浪了,翠西和蕾蒂去处理其他事情了……哦,尼禄那小子接过了“DevilMayCry”的招牌,刚好他家还有一群孩子要照顾,不如交给他吧。

    “咳咳,我的确认识一位先生能够解决你的麻烦,不过他住的有些远。”

    伊芙琳眼神一顿,“哦,真是太感谢了。不过您能和我介绍一下这位先生吗?”

    莫里森点点头,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委托人询问情报这种事情太正常了,他自然不介意和这位女士解释一下,“他叫尼禄,是一位优秀的恶魔猎人……”

    随着莫里森的缓缓道来,一种奇怪的欣慰又心酸还带着点骄傲的感觉浮上心头,女人微微握紧拳头,又放开,忽然感到有一丝无措。她不确定,现在的尼禄是不是需要自己这个母亲。

    却是还要去见他的,哪怕远远地看上一眼也好。

    “......我可以帮您联系他,如果您需要的话。”莫里森说。

    伊芙琳缓缓吐了口气,笑到:“这就不麻烦您了,我亲自去见这位先生吧,这样比较有诚意。”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