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综主咒回]忙碌的五月七日第46章 chapter 46-笔趣阁
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综主咒回]忙碌的五月七日 > 第46章 chapter 46
    49.梦影谭其四

    在听到咲良娜的话后,其余二人皆不由抬眼看向那黑发黑眼如玉雪雕作的小男孩,也不知是否是错觉,还真越瞧那双幽深的黑眼,越瞧出两栖动物眼睛的冰冷质感。

    五条悟:“食梦貘?跟传闻里描述的长相好像不太一样?”

    食梦貘原是远东的一种神话生物,身体像马,鼻子像象,脸像狮子,额头像犀,尾巴像母牛,腿像老虎,类四不像。

    而眼前的小男孩,虽然言行长相里非人气质浓厚,但并没有长多出一只脚或多一条尾巴,鼻子也不长,这才有五条悟这一说。

    卖药郎:“喔?原是食梦貘阁下,失礼了——请问能给我一些由你的指甲磨成的粉么?”

    食梦貘是以噩梦为食,传说它的指甲磨成的粉可以入药,有除恶震邪的药效,适合易梦惊和受恶风的人群。食梦貘稀少见到,难得能见到一只活生生行走的食梦貘,也不怪乎卖药郎如此直白的问能不能要点它的指甲了。

    而除了指甲外,实际上包括其唾液在内,食梦貘很多地方都很有价值——但要是再这么说下去,店主估计就要不甚温柔的请他们扫地出门了所以还是打住吧。

    “...虽然有点不爽,但谁让这次是我求人办事呢,可以哦,要我帮忙做什么也尽管说吧,但太复杂的我也帮不上多少就是了。”

    咲良娜接下来想做什么食梦貘多少也能猜的出来,不外乎是构筑现实通往梦境的通路,之前说的「由入梦师带领潜入那些人的梦中」的这个方法不予采用的一个最关键的原因,那就是梦魂离体的「离」字。

    那些昏迷的人如今留在现世里的可只剩躯壳了,梦根连同灵魂不知去处,自□□里被彻底剜走,被剿得那叫一个干净,肉眼可见的那些残留在身体上的灵魂情报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一同腐化。

    若只靠那些留下的躯壳,不足以达成入梦的条件。

    但就这般再无办法了么?

    当然不是,不然白瞎铺垫四章咩。

    咲良娜:“你能答应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就还缺——井了呢,要是能倒映出月亮的活水井就更好了。”

    店主:“若是有需要的话,我店里正好有那么一口水面倒映着月亮的老井,在深处的房间里,便由我为你们带路吧。”

    这样说着,居然丝毫不觉咲良娜提议有异的店主还真起身为他们带路了。三人在店主的带领下,从沙发起身真的往店里更深的地方走去,穿过隔开前厅和后面茶桌的门帘,再推开一扇红木大门,门里头是视野较暗的一条长长的通往黑影处的长长走廊,走廊的两边能看见间隔几米就有一扇紧闭的门,听不见门里的响动,这里的空间,超出常理的宽广。

    等等——为什么一个宠物店里会有一口井?店主还说的这般自然,好像只是向电器店里的导购要带他们去看一台电视似的。

    “啊,因为有些孩子只愿意生活在井水里。”

    不,这个理由虽然好像解释了什么,但还有更关键的被一带而过了。

    不过这可是一家连食梦貘都有的宠物店店,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店了,店主自然也不简单,话说一间频繁传出走私珍稀物种,疑似贩卖人口,购买的宠物的客人很多遭遇各种不幸伤亡的店本来就绝不能用简单来形容了吧。

    所以这井有便有吧,宠物店已经够奇特了也不差一口井了,重点还是回到关于咲良娜为什么会说想找一口井来上吧。

    井有什么特点呢,水有什么特点呢,与梦之间又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对于里侧而言究竟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灵光一现,五条悟恍然大悟。

    应该说世人对五条悟的畏惧,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术式的强劲,还有这远超他人的天分,知识吸收能力和理解力,使得他某些时候,有些像是区别于人的,轻易能达成不可能的神明。

    (还是手握剧本的那种)

    五条悟对于神魔道教了解并不算深刻,至少比起老学究的程度而言是九牛一毛,但他涉猎范围极广,且记性极佳堪称过目不忘,又天生擅长收集和处理信息,再加上原本出生的咒术世家对其在咒术的培养基础,以及这半年多以来与咲良娜共事共学下的积累,种种所成,竟让他在此时触碰到了咲良娜的思路和方法。

    “啊,是这样啊——还以为咲良娜之前满脑子尽想着追喜欢的作家了呢,原来还是有好好考虑咱们的任务的啊,可是没问题么?那不是你才换来的有签名的珍藏版?”

    听到这话,咲良娜呆毛顿时一炸,愣愣扭头盯了他两秒。

    向来都是她看穿别人或他物的,这种被人看穿的经历,自以前开始原本是很少有的,但是最近似乎越来越频繁了,简直就像她的伪装和保护机制都失效了一样——

    或许,实际上比那些杂七杂八的什么知识的了解涉及面广和积累等等一说,要更简单些,其实那也只不过是他是对咲良娜本人的长日观察和了解之上,对其行为模式和思考习惯有了深刻了解后的推理,也说不定。

    基于咲良娜不会做不合时宜,不合情分的事这一事实的了解,依此反之思考,若她做了这样的事,那便是她不得不为之的关键,也是指向计划的重要动作。

    咲良娜平时活得好像很合常理,但遇到任务,就时常会做出超脱常理的事来呢。

    而今天咲良娜做的突兀事之一便是「明明主人公昏迷生死难明,还向忧心于其病情的负责编辑讨要签名版书籍」的行为。

    所以,「这本《梦影谭》或许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假设,自然就从脑海深处跃出水面了,而他估计那多半——

    是媒介吧。

    “是拿来作媒介吧,那本书。”

    而从那张大的眼睛里,他得到了对其答案的肯定。

    从那绿色的眼底,在那倒映的影像中,他看到了自己那咧开的嘴角,满是不成熟的且不自矜的得意。

    ........

    “这样里便有一口井了,不知是否合五月七日小姐的要求。”

    走在最前面的店主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扇足有三米高的雕花红木门前,就在他们面前推开了门,没等他们疑惑出声,就见里面还真有一口石头砌作的井,走近了看,井下黑茫茫的一片,不过,不是说倒映着月亮么?

    “啊,「月亮」是有的呢,是在——”

    却没等店主揭开谜底,倒让五条悟先嚷破了题,只听他指着那看着井下的咲良娜说道:

    “咲良娜,你的眼睛里映着月亮哦。”

    “...嗳?”

    咲良娜扭头看向五条悟,而这一偏转,视线从井面挪开后,眼底的月色便消失了。

    咲良娜眨了眨眼,重新转回视线看向面前这口井,从五条悟的视角来看她眼底的月亮又再次出现了,和刚才一样,与咲良娜原本绿色的瞳孔颜色混做一处,那缩小的月亮轮廓模糊了边界线。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咲良娜再次转回头,(踮脚)伸出双手,手啪一声夹住了五条悟的脸,让他的头转了个角度正对着井口。

    但是——

    “嗯?是要看我眼睛吗?”

    一秒领会的五条悟低着头,用手把自己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往上推,墨镜嘛,平时既起到阻挡了自身视野的作用,也阻挡了外人对自己眼底窥探,而当墨镜被主人手指往上推开后,那双蓝色的眼睛便露了出来,眼底清凌凌一片,带着使其温度上升的笑意,还挤了个wink,不过被咲良娜打断了——

    “看向井里啦,看向井里去——啊真的有,这难道是传闻中的月影井么?我第一次见到实物呢。”

    咲良娜张大眼睛看看井,再抬头仔细端详五条悟的眼底,神情因看到好物而再次兴奋了起来,当人们注视着这口井的时候,眼底会倒映出月亮来,此月无形无实体,称为月影井。

    不堪那凑近观察自己的咲良娜视线重负,五条悟的眼神不由往上漂移了一下,但脸两边都被咲良娜难得不太客气的挟着往下,很快所以往上飘的视线又被拉回来了。

    “...是的,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