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我在古代有个崽第65章 第 65 章-笔趣阁
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我在古代有个崽 > 第65章 第 65 章
    战止戈到祠堂的时候就看到怀远站在祠堂外,手里拿着一包点心,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拿进去。

    战止戈眼睛瞬间柔和下来,不管孩子的娘如何,孩子是好的,还知道来看望他母亲。

    他上前拍拍孩子的脑袋。

    怀远抬头看到他爹回来了,还有些不敢置信,眨了眨眼,“父亲?”

    “嗯,父亲回来了。”战止戈摸摸他的头。

    听说这孩子知道平安是代替他被抓后,一日比一日沉默,扎马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偶尔不按时吃饭导致低血糖发作。

    “父亲,你回来了!”怀远欢喜地喊,拉着他爹的衣服,“父亲可不可以派兵去找平安弟弟呀?”

    父亲有好多好多兵,一定能找到平安弟弟的。

    “父亲一直有派人找,怀远也要好好用膳,保重自己,不然平安弟弟回来你都比不过他了。”战止戈道。

    “嗯!孩儿有好好用膳,好好习武,以后定能保护平安弟弟。孩儿回去扎马步了。”怀远说着就噔噔噔地跑了,跑了几步又回来把手里的糕点给他爹,“给母亲的。”

    战止戈看着手心里用手帕包着的糕点,握在手里,负手进了祠堂。

    刘氏被关在祠堂三日了,每日看着那些牌位就头皮发麻,尤其到了夜里,更是阴森可怖,只要想到这些都是战家战场上战死的人,她甚至能梦到战场上被敌人砍断头的画面,彻夜都不敢睡。

    战止戈来的时候,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国公爷,快带妾身出去,妾身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刘氏看到战止戈回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很可怕吗?战家的祠堂供奉的都是世代英烈。你作为战家妇,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战止戈面无表情,任由她抓着。

    “我没做错,凭什么就认为我做错了。”刘氏道。

    “我出征前有特意交代过你,别去魏家。”

    “若非你从南边带回来一个女人,还是那魏县令的妹妹,我也不会兴起去看一眼,就怕哪日多出个妹妹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战止戈拿开她的手,“往后这个问题你无需担心了。”

    刘氏以为是他在同自己保证不会纳妾,脸上一喜,假意大度道,“国公爷若是真的需要,也得是清清白白的姑娘。”

    “这个就用不着你担心了。给你两条路,为了怀远好,镇国公府可以让你假病逝,而你放弃原来的身份,不能出现在京城。从此再也没有镇国公夫人,你也不是忠勇伯府的二小姐。”

    “你说什么?”刘氏不敢置信。

    “第二条,镇国公府休妻,你堂堂正正走出镇国公府,但于怀远名声不好。”

    “你疯了!我可是生下了战家的唯一继承人,你居然这么对我?”刘氏歇斯底里。

    战止戈淡淡地说,“其实,祖母的意思是让你真的病逝。”

    刘氏打了个哆嗦,想到当日老夫人说的话,她毫不犹豫,“我选第二条!”

    战止戈暗暗攥拳,“你宁可让怀远有个被休的娘,也不愿死遁成全他?”

    “一个白眼狼而已,养也养不熟,若不是他,我会落得如此地步?离了镇国公府,我还是忠勇伯府的二小姐,还能再嫁人,重新拥有自己的孩子。”刘氏冷笑,说完这话的时候,心里好像也松快了。

    战止戈点点头,张开掌心,“这是怀远特地给你送来的。”说着,他手一握,糕点碎成渣,从指间落在地上,“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要。”

    他拿出在路上就写好的和离书,递给她,转身往外走,“将忠勇伯府二小姐送回院子收拾东西,嫁妆全都清点好,送回忠勇伯府。”

    “是。国公爷。”门外婆子应声。

    刘氏看到拿的是和离书,怔了怔,用力握紧。

    战老夫人听到消息,叹息一声,“还是太仁慈了,病逝对怀远才是最好的。”

    “老夫人,这也正是镇国公府的家风,您不也是下不了手才关进祠堂让国公爷回来处置。等夫……等刘氏出了镇国公府就知道有多后悔了。”嬷嬷说。

    “个眼皮子浅的,哪怕她选第一条,还能得到镇国公府高看一眼,日后有什么事,镇国公府看在她为怀远的这份心上,还会关照一二。”战老夫人气得忍不住骂。若不是为了不让怀远有个被休的娘,她孙子肯定更愿意给休书。

    镇国公单骑回京,入城先去了魏家,后回府立马就传出与夫人和离的事,一石惊起千层浪,都纷纷猜测是否与户部侍郎失踪的孩子有关。

    怀远听说母亲要走了,跑到门口,还跌了几跤,在府门口目送母亲头也不回地离开,眼眶红红。他想跟平安弟弟说,他也没娘了。

    “可怨父亲?”战止戈静静出现在他身边,摸摸他的头,低声问。

    怀远摇头,“是母亲做错了事。”

    “对,你母亲做错了事,这也是你母亲自己的选择。你还小,还不懂,待你长大了,懂了,想孝顺母亲也可以。”战止戈并没有想让孩子怨恨母亲,断绝往来的想法。

    怀远点点头,犹豫了下,终究敌不过心里的渴望,抱住他父亲的腿。

    战止戈一怔,拍拍他瘦弱的肩膀,将他抱起来,“父亲要看看你习武习成什么样了。”

    怀远许久没被父亲这么抱过了,欢喜又羞涩,“孩儿已经能扎一炷香的马步了。”

    “不错。”战止戈赞道。

    怀远笑得更开心了。

    忠勇伯府出事那日,刘氏已经被关在祠堂里,贴身之人均无法出府,自然不知道忠勇伯府出事了。等回到忠勇伯府,看到的是贴了封条的大门。她想利用忠勇伯府当靠山再嫁勋贵的梦是不可能实现了。

    当夜,镇国公入宫请旨发兵楚国。

    *

    这边,安觅吃完早餐,上楼准备东西,好带平安去医院体检,平安在一边看他刚起床的与时哥哥吃早餐。

    安与时吃荷包蛋只喜欢吃蛋黄,不喜欢吃蛋白,放在碟子里推开,就被平安用小手给推回去。

    “与时哥哥,浪费粮食不好。”

    “不好吃。”安与时又把蛋白挪开。

    “与时哥哥浪费吃食,不是乖小孩,平安不跟你玩了。”平安气鼓鼓地背过身去。

    “哼!不玩就不玩!是我不带你玩!”

    “平安有娘带,不带不乖的小孩。”平安现在有娘了,得意得很。

    “你哪有娘。”安与时反驳。

    “仙女姐姐就是平安的娘,我娘只带乖孩子玩,怀远哥哥就乖。”平安说。

    安与时已经不只一次从小崽崽嘴里听到怀远哥哥了,他才不信他比不上那个怀远。

    “吃就吃。”

    安与时把蛋白挪回来,看到小崽崽板着小脸在一边盯着的样子,仿佛看到了美姑用眼神威胁他。

    他皱着眉头把蛋白也给吃了。

    “与时哥哥乖。”平安露出赞赏的笑容,要是够得着,估计要抬手摸摸头。

    安大嫂在一边看得乐得不行,小姑子母子就是来治她儿子的吧。若是往后都这样,他儿子挑食的毛病都被改好了。

    “和孩子的父亲谈得怎么样了?”

    客厅这边,安妈看两个孙子互动得很好玩,赶紧问安爸。

    安爸摇头,“没谈成,那小子说可以为了平安一辈子不娶妻。”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我们能同意觅觅一辈子不嫁,他家里爹娘能同意他不娶?”安妈不相信一个古代人能终身不娶。

    哪怕不娶,还能纳妾,收通房呢,何况孩子他爹还是个当官的,上司给送个美人,他收或不收?万一皇上赐婚啥的呢?

    “倒是个有骨气有涵养的人,我们都把他逼到那份上了,他也没生气,还能心平气和,有理有据和我们说话。”

    “涵养不能当饭吃。”安妈嘀咕,“那问出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吗?”

    安爸摇头,“说是门口捡来的。那系统在魏景和那里,我觉得他应该知道点什么。”

    “我们现在完全是被动的,系统在他那边,咱也拿它没办法,连查都不知道从何查起,想把手机给佑北研究,又怕对平安造成伤害。魏景和就仗着这个笃定我们不敢怎么样。”安大哥头疼。

    觅觅当时也表达了更乐意让平安留在这边,魏景和不同意,觅觅只好拿砸了手机来威胁,魏景和可不就是笃定他们不敢。

    “平安哪天突然离开,我们也没辙。”安爸叹息。

    这事完全超出他们的领域范围,再有钱有能力也彻底束手无策。

    “那怎么办?你是不知道,平安说那灾年里吃草根,吃蝗虫,每天都只能抿一小两口水。我不敢想象那种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若不是有觅觅这个游戏,恐怕平安能不能活到现在都难说。”安妈打小也过的是优渥的生活,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怎么熬过来的。

    “是不容易。在那种时候能把平安一个小奶娃养活更不容易。”

    昨晚听闺女说平安的家庭,就觉得都挺疼孩子的,听到那家夭折了个孙子,当时只是唏嘘,庆幸平安命大,如今想起来都后怕。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让平安回去受苦?”安妈当下翻脸。

    “这恐怕由不得我们选择,得知道那个系统的目的,还有平安是怎么来的。”安大哥说。

    “那怎么才能知道那个系统目的。”安妈急了。

    “佑北呢?怎么又跑了,这种东西只有他能解释一星半点。”安爸想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的二儿子,气得手痒。

    *

    魏景和坐在书房里,看着屋里摆放着的平安的车子、积木,还有没喝完的奶粉,想到透过画面所看到的那边的世界,想到平安外祖一家的话。

    他委实不想用孩子要挟她来大虞,可若不说,平安便会消失。

    难怪系统要他攻略她,因为,只有让她心甘情愿来大虞才是最好的。

    说到系统,魏景和微微眯眼,“出来!”

    “唉!男主,你不行啊。”系统叹息。

    “如今闹成这般,断没有再攻略的可能,你说如何办吧。”魏景和靠在圈椅里,疲惫地揉揉眉心。

    “你说你,你应该先顺着她,女主硬你就软嘛,示弱一点女主也许就心软了。再把你如何抚养平安的过程说得再苦一点,也不至于是这个结果。”

    魏景和手指敲击扶手,“平安亦是我一手带大,捧在掌心里宠的孩子,我为何要示弱?”

    “所以说你不行,还得靠崽崽。还好我也没对你抱多大希望。”系统嫌弃的口吻简直不要太明显。

    魏景和眸光微闪,“这是你让平安去那边的原因?”

    系统:“不然靠你能拐到孩子他娘?瞧不起我的攻略副本,我还瞧不起你呢。”

    魏景和:……

    “所以,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逼安觅不得不来大虞?这般无耻之事,你不好意思做,就让我父子来做?”

    “什么无耻,她本来就是……”

    “她本来就是大虞人?”魏景和猛地坐直了身子。

    “我没说!”

    系统否认得太快,魏景和反而确信了,嘴角微微上扬。

    系统看他这神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很快,他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魏大人,如何?”安觅到楼上,重新打开游戏。

    “嗯?”魏景和不解地挑眉。

    “我不信魏大人没看懂。”安觅把手机放梳妆台上,去收拾去医院要用到的证件。

    她如今算是知道了,对方能看到这边,并不靠摄像头。

    “看懂什么?”魏景和看她将一小卡片放进包里,又回到梳妆台这边,拿出瓶瓶罐罐往脸上上妆。

    “若你没看懂,那我先前说的话便是真的。”安觅肤质好,平时出门只需要简单化个淡妆。

    “是险些没看懂。”

    魏景和想到最后结束连接时,她对他眨的那一眼,让他想起那日她对他说一起攻略系统时眨去他半颗心的那一眼,此刻想起来还忍不住想笑。

    当时他是当真了的,相信对方也是。直到她说拿毁掉手机威胁他的时候,他才意识过来,一直以来,他所了解到的安觅是一个恣意却不任性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平安是她的孩子后就如此咄咄逼人。

    “系统怎么说?”安觅简单描了下眉,增加眉色,只剩最后一步抹口红。

    她当时也的确是那么想的,只不过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将计就计,语气强硬地和魏大人彻底闹翻,闹翻了男主对她自然再无攻略的可能。既然没法攻略了,系统为达目的,总要有别的做法。

    当然,这前提得魏大人领悟得到她的意思。幸好这魏大人也不是笨的,说好两人一块攻略系统,就当真配合得天衣无缝。

    系统这时才反应过来,它被搞了!这两人联手起来把它搞了!

    “男主,你可别蠢得告诉她,平安过去就是为了拐她回来啊。”系统觉得坏事了。

    魏景和无视他,“姑娘,恕我冒昧,若让你带着平安来大虞,你会如何选择?”

    他自然不会直接那么说,万一姑娘的家人迁怒平安怎么办。

    安觅沉默了下,抱歉地看着他,“我想不出我要去大虞的理由,我希望平安能跟我一起留在现代。”

    正是因为在游戏里感受过大虞天灾时的那种绝望,她更不愿意让平安回去。之前只当是游戏都心疼得不得了,何况现在知道那是真实的世界,只恨当时没能帮上更多。

    之前认为平安不可能和她有关系,她没立场留下平安,如今说她自私也好,她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回去喝能照人影的粥,吃野菜窝窝头,连吃个烤红薯都是奢侈。

    如今的大虞也刚刚安稳,就算要发展到原先她以为的太平盛世,最少也要十来年,别说十来年,一年她都舍不得孩子回去过那种条件的生活。

    魏景和知道强人所难了,可又不得不说,“若姑娘本就是大虞人呢?”

    安觅没听懂,合上口红盖,“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