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朝元纪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事恍然一大梦-笔趣阁
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朝元纪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事恍然一大梦
    元汐还是元汐。姜芫却在她面前自杀了。

    她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有如此狠毒的心肠,虽然两人算不上相敬如宾,可是也无冤无仇。所以为什么连个小姑娘也不放过。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她千里迢迢,为了她的国家。

    可是,那些探究、好奇、恶意的目光全加给了这么一个无辜的姑娘身上。女人的恶意,姜芫最终还是会被这些给压垮。元汐这次亲眼见到了,也不想再说些什么。如果不能改变她们的那些心思,那么无论多少次,结局都会是一模一样的。

    来这个国家,忍辱负重,处处看别人的脸色。这些都不说,她还离开了她最爱的人。孤身一人在这里闯荡,什么都没得到不说,还被逼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的温柔,被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些人,元汐希望他们可以下地狱元汐一个灵魂,在空中飘来飘去。还以为自己终于要自由的时候。

    元汐又回到了起点。又成为了姜月漓。

    与姜芫。元汐隐约感受到了一些什么。月漓应当是姜芫的转世吧。元汐观察了一下,那个时候的装束比现在陈旧些。月漓的眉眼更精致些。元汐偷偷翻了他们的史书,可是发现上面空空如也。没有这段历史,元汐又陷入了迷茫

    这件事没有存在过,还是说被人可以抹杀掉了。明明那么清晰的事情,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元汐找来找去,找得焦头烂额,最后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了这些。元汐看到了姜家两代女儿的一模一样的结局。越发觉得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个迷。

    “她以为这不会有什么的。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罢了。当她穿着这衣裙出现在宴会上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小公主看到,在场的宫妃,确实没有任何一个穿着绿色的衣裙。她当时并不明白。

    “当天,皇帝勃然大怒。“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穿这样的衣服。滚下去。”小公主哪里被人这样呵斥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后来,她在受了鞭子之后,才明白。那件衣服是皇帝最喜欢的女人所拥有的。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拥有那样的衣服。这是皇帝的忌讳。可是她竟然当着大庭广众,把它穿了出来。皇帝喜欢的那个女子已经不在很久了。可是这件事情却一直没有过去。皇帝心里始终是那个女子,他真正爱的也只有那么一个女子。”

    “这样痴情的男子,若是遇在寻常人家,那便是美事一桩。是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的好姻缘。可若是放在这皇宫里,皇帝的痴情,无疑是对她们最大的绝情。皇帝宁愿爱一个死去了的女人,也不肯宠她们。”

    “后宫里的妃子自然没有一个甘心的。可是又无可奈何。终于有人想着法子想揣测一番皇帝的心意。”

    “公主,您今儿可是要去女学的,要是再晚些,可就要迟到了。”

    翠芝望着还在慢悠悠地整理发髻的楚婉,心急如焚。

    上学头一天就迟到,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到时候肯定又要发脾气了。

    “急什么,这上学啊,就是要踩点去。”

    “……”整个京城都在盛传五公主今日要进女学,大家都等着她在女学闹笑话,尤其是那些在女学读书的世家闺秀,也都等着卫锦萱出丑。

    果然,五公主从来不让人失望,上学第一天就迟到。

    楚婉坐在教室里,这心竟然突突直跳,不由得暗叹:“乖乖,有生之年竟然能跟古人一起读书。这书皮怪端庄的,先生也严谨,我瞧着竟然有点紧张。”这不,才上课没多久楚婉眼皮就直打颤。

    “看这五公主,先生才刚讲课,她就打瞌睡,这不是让先生难堪嘛。”

    说话的是魏国府的二小姐魏雅芝,她家世显赫,又颇有些才气,在这女学算是人人巴结奉承的对象,自是心高气傲,如今楚婉一来,地位比她高了去,又怕日后那些人都追捧她去了,心里看着楚婉自然不舒服起来。福公公眼尖,笑容满面地行礼道:“奴才给落公主落驸马请安。”

    一道温温柔柔的声音随即响起:“福公公免礼。”柔声柔语里满是温婉含蓄的气息,仿佛春风拂面般袅袅,让听者无不觉得舒服。

    大兴国贤淑温雅的落公主,着一身漫紫抹胸襦裙,上绣新绿缠枝花,凌虚髻高高耸起,一粒莹润的珍珠缀在她的眉心处,闪着莹莹光泽。从衣着到发饰,无一不精,举手投足间满是新妇的春意盎然,却又并未刻意夺人眼球,大方得体。

    只见她从从容容地朝一身海棠红宫装的百里婧走去,浅浅笑道:“妹妹近日可好?”

    一旁静候的太监宫女们都屏住了呼吸,连福公公的老脸也微微一僵,心道落公主真是不计前嫌哪,她这么一副纤柔孱弱的身子,一个月前曾受了重重一剑,那罪魁祸首就是眼前姿态傲慢的婧公主……

    木莲曾经说过,这世上没什么能让婧小白改掉她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性子,也没什么能伤到她那一身不怕疼不怕摔的皮肉。

    于是,百里婧旋身,扬起一个甜美浅淡的笑容,应道:“姐姐别来无恙。”

    百里落笑得自然而然,一双柔和眸子投向百里婧身后的墨誉,颇惊讶道:“这位想必就是左相的大公子,妹妹的驸马了吧?”说罢,回头对身后一丈远处的男人道:“夫君,妹夫真是一表人才,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夫君怎的站得那么远?”

    墨誉看到百里婧的脸色“刷”的一白,忙张口要解释,却不想这个跋扈公主打断了他的话,她转身扶过一旁一直静默的墨问,笑容越发甜美:“这才是我的夫君。刚刚那位是左相的四公子,我的小叔子。姐姐这般聪慧,没想到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百里婧身边的墨问,因为没有官职,墨问未穿朝服,还是寻常的一身藏青色锦袍,虽然身材颀长,可脸色却异常苍白,任何人一眼望去,都知他有不治之症。

    百里落惊讶地掩住了嘴:“妹妹妹夫别见怪,是我口没遮拦了。”说着,很是羞赧地旋身挽住身边那人的胳膊,语气更软了几分:“夫君,我和婧儿既是姐妹,又恰恰同一天成婚,这真是千载难修的缘分,你说呢?

    不知什么时候,那姜珣出现在了殿中。

    “母后,儿臣来看您了。”

    元汐见来人神情桀骜不驯,出口掷地有声,只有她自己为此感到害怕。

    也只有她一个人觉得惊讶,因为所有的人都很习惯这一切。

    大殿一时寂静无声。

    太后默不作声,像是没有听到这声音一般。

    皇帝的嗓音略带一点浑厚,元汐对此不熟悉,所以觉得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