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云阳赋 > 云卫神兵
    烟云公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a>),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二十二章云卫神兵

    早在行军之前,陶臣末便让良祛绘制了黔州的详细地图。大军南下,行至李子渡,陶臣末突然下令大军弃船登岸,改由步行,登岸又行了一日,到达大王岭,由此地向南是洞湘,向东便是桐平,陶臣末下令就地休整、生灶造饭。

    事毕,陶臣末突然下令让魏文忠领兵五万直取洞湘,众人不解。

    “将军不是说进攻桐平并以此为据吗?为何突然改攻洞湘了?”魏文忠问道。

    陶臣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显然这并不是他临时起意,尔后才说道:“桐平自然是要攻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之所以出城之时宣布直取桐平,意在故布迷阵,是说给杨明珍的暗探听的,如果我没猜错,现在黔州东境的兵力大部应该在桐平了,所以此刻的洞湘反而更易得手。”

    “原来如此,卑职明白了。”

    “记住,你攻取洞湘之后只留一小部驻守,剩余将士即刻返回此地与我汇合,什么也不要问,照做便是。”

    魏文忠虽不是十分明白陶臣末的用意,但陶臣末的兵法谋略他是见识过的,所以他也没再问什么便自故领兵而去。

    魏文忠南行,陶臣末便安排剩余将士在大王岭安营驻防。

    听闻陶臣末入黔,杨明珍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实际上白灵第一次攻打云阳失利,府中便有多人趁机进言要求白灵领责,当然,这其中多少都有伍文通的授意,只是第一次对战,伍文通先败下阵来,他自己有责便不好明言。但杨明珍却还是坚持任用白灵,原因很简单,白灵的个性与他极为相似,他打心底喜欢这个年轻人,所以这才有了第二次攻打云阳。不过很可惜,第二次只差一点便成功了,而伍文通籍此机会大肆攻击白灵的用兵,意在取而代之,后听闻白灵战败被杀,伍文通又假意悲切,说什么平日虽政见不同但却无碍彼此欣赏,白灵丧命,杨明珍也甚是悲恸,不过两攻云阳,损失十余万人,他需要好好的喘上一口气,暂时顾不上报仇,但他确实也没想到程锦尚会反杀,竟然派兵主动攻打自己。

    根据云阳谍探的消息,陶臣末意在攻取桐平,桐平是任蒹葭的地界,陶臣末入黔的第一站在这里也足够让人信服,可是他对陶臣末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相反,陶臣末却更聪明的为杨明珍设下了一个圈套,他料定杨明珍定会对自己攻打桐平的意图深信不疑,所以这才暗自计划假攻桐平而实取洞湘。

    果不其然,杨明珍将重兵布置在桐平一带,并且指派伍文通从黔阳赶往桐平督战,魏文忠星夜兼程,在良祛的指引之下,两日左右便抵达洞湘,二话不说,径直攻城,此时的洞湘只有不到一万人的守备,魏文忠一面派良祛领人暗自混入城中,一面重兵攻城,里应外合,两个时辰的时间便将洞湘拿下,全歼洞湘精锐,随后,依照陶臣末的指示,只留少部分人镇守,其余大部退回大王岭。

    镇守桐平的李秀已经做好了迎战陶臣末的准备,可是却只见陶臣末扎营大王岭而不进攻,心里只得泛起嘀咕。

    而这边,陶臣末将任蒹葭传至帐中,他需要知道桐平部李秀的更多信息。

    “李秀,大渊中州人士,因在军中冲撞上将军被下狱治罪,承乾十四年被贬至黔州洞湘,后被已在杨明珍手下认领军职的张传识用,因其武艺高强,又有从军经验,很快便成了张传心腹,后张传战死,杨明珍整编流民军团,李秀接替张传军职被任为军团首领,尔后在杨明珍称霸黔州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原来在云阳的时候,便听夫人说过,这李秀与白灵并非一路人,而他却能一直效忠于杨明珍,这说来也甚是奇怪了。”

    “其实也不足为奇,李秀能入杨明珍麾下,全是因为当年张传的作用,后来张传战死,刚好李秀又在流民军团中建立了甚高的威信,杨明珍为让军团能够听从他的调遣,这才对其加以重用,实际上伍文通早就觊觎流民军团的指挥权了,只是苦于军团的人大多是中原被流放的官宦之后,这些人更加信任李秀,伍文通这才未得逞,不然这李秀也不会有机会担此重任的,论用人,杨明珍也确有些手段。”

    “既是朝廷流犯,李秀麾下当有不少能人吧?”陶臣末继续问道。

    “流民军团共有万余人,这其中自是有不少能人,李秀的副将季河清便是其中之一。”

    “噢?说来听听。”

    “季河清的祖上便是当年几乎屠灭整个伯布一族的大渊开国功臣季茂,祖上萌荫,后人坐享其成难免丧失本性,季家衰败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到季河清的时候,季家的皇恩早就荡然无存了,季河清的父亲当年因为替梁平川将军鸣不平得罪了秦庸,举家被流放至黔州,后也是因为得了张传的照料才入了杨明珍的军中,此人行事果决,擅长用兵,颇有当年季茂大将军的风骨。”

    “当年的季将军远征极西,屠灭伯布一事令西境各国望风而降,虽说是残忍了些,但也保证了大渊西境三百余年的太平,这件事,凡是进过军营的人可以说都是有所耳闻。”

    “所以说,陶将军决定先攻打洞湘是正确的,整个流民军团都盘踞在桐平,这块骨头恐怕是有些难啃。”

    “再难啃也是要啃的,夫人刚到云阳之时便多少说过一些伍文通的事,所以在出征之前我便做了一些准备,伍文通要想彻底将李秀取而代之,洞湘便是最好的投名状,这才是我命文忠前去攻城的关键。”

    “将军的意思是希望伍文通能够分兵去洞湘,我们在聚而歼之?”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伍文通留着还有用,而且,我答应过夫人一定会替夫人取回桐平,所以我最终的目的自然还是桐平。”

    “蒹葭自以为领兵多年略懂兵法,可将军用兵全不可常理揣度,相比起来,蒹葭当真是愚钝了。”任蒹葭笑着夸奖道。

    陶臣末也微微一笑,说道:“夫人过奖了,排兵布阵也需因人而异,如果不是夫人提供这许多信息,我也自然不会胸有成竹。”

    “只是不知伍文通从黔阳带过来多少帮手。”

    “应该并不会太多,一来,杨明珍已在桐平等地布置了数万人马,二来,杨明珍绝不会将全部家当带出黔阳的,他还需要以黔阳为根基幻想着北上呢。”

    听完陶臣末的分析,任蒹葭的心里也多了几分断然,放佛又找到了当时初到云阳的那种安全感。

    不出陶臣末所料,还未抵达桐平,伍文通惊闻洞湘城破,瞬间慌了神,要知道,这洞湘可是杨明珍的发源之地,洞湘城内还有上千杨氏宗亲,不少杨家祠堂,可以说和杨明珍有关的绝大多数东西都还在那,杨明珍对洞湘的重视丝毫不亚于黔阳,洞湘一失,杨明珍势必震怒,而自己这个督军恐怕也是难有好日子过,依其本意,本是打算领兵直取洞湘,奈何自己只从黔阳带来了几千兵马,黔西重兵都在桐平、有落一带,思来想去,他最后只得决定先往桐平,然后再带兵收复洞湘。

    一到洞湘,伍文通便急不可耐的要求李秀点兵,自己要亲往洞湘驰援,可是李秀却拒绝了。

    “李秀!你可知道洞湘可是杨府司的基业,城内还有将军家眷,还有杨氏祠堂,如果这些东西丢了,你以为你还有几天好日子过?”伍文通气急败坏。

    “你说的这些我不是不知道,可是洞湘既然已经丢了,在没弄清楚陶臣末意欲何为之前我可不会蒙着头四处乱窜。”

    “四处乱窜?你说什么呢?洞湘对于府司大人意味着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杨府司将来可是要称王天下的,那时的洞湘便是龙兴之地,你丢得起吗?让你夺回城池,你又为何说是此处乱窜?”伍文通越说越气。

    “这陶臣末明明是打着攻打桐平的旗号而来,可他为何突然改变计划攻打洞湘?明摆着这陶臣末是在故布迷阵、声东击西,他可能从来就没打算要先拿下桐平,我等此刻若是再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便是自投罗网。”李秀据理力争。

    “既然你料定他不会这么急着攻打桐平,那你还死守在这里作甚?”

    “陶臣末很可能便是利用洞湘作为诱饵令我等前往,好将我等一举歼灭,既然洞湘已经丢了,我们便不必急于一时而自投罗网啊。”

    “这只是你主观臆断,陶臣末一无名小卒你还真把他当作神仙了?”

    “无名小卒,那你当年......”其实李秀想说就算陶臣末真是无名小卒,那你当年为何兵败如山倒?只是念及伍文通的身份他才没好说出口。

    “怎么了?李秀,战机可是稍纵即逝啊,如今陶臣末刚攻下洞湘,脚跟还未立稳,你再犹豫,将来若再想拿回洞湘可就难了。”

    “根据探报,陶臣末就驻扎在离桐平只有一日路程的大王岭,我等若是分兵救援洞湘,他必然会趁机攻打桐平,到时候首尾难顾,这责任又谁来担?”

    “你......陶臣末手中不到十万兵力,他已经分出一部分去攻打洞湘了,就算他驻扎大王岭,手中也就区区几万人,你不救援洞湘也行,那便趁他分兵攻城之机,我们集中兵力进击大王岭,给他来个釜底抽薪,之后再取道洞湘,这样总可以吧?”

    “这.....”伍文通也并非一无是处,他这一番分析也还是有些道理的。

    “李秀,你别再浪费战机了。”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陶臣末既然敢摆出样子驻扎在大王岭,他定有自己的打算,他若有心攻取洞湘为何不集中全部兵力一击而中而要分兵进击?”

    “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啊,陶臣末这么做无非就是故布迷阵,赌你不敢救援洞湘,如果我没猜错,他一定将大部用去攻打洞湘了,他自然知道洞湘对杨府司意味着什么,所以才会先踩一踩府司的痛处,如若不然,他为何不亲自领兵攻打却要在大王岭故摆阵势?”

    这一说下去,李秀有些动摇了,他回头看了看季河清,希望从他那里得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季河清清了清嗓子,说道:“卑职以为督军大人说得有些道理,可是,陶臣末的兵力优于我们,就算他分兵行动,以他的精明,也定然不会倾巢而出去攻打只有不足一万人的洞湘的,所以,卑职认为,还是应该听李将军的,暂时不要妄动。”

    “你们......”伍文通急得嗓子冒烟,嘶吼着说“你二人为何如此冥顽不灵,好了,我不是来与你们商量的,我手中有府司的行令,我已经决定了,我们可以暂时不回援洞湘,但你二人须即刻整顿兵马,进攻大王岭。”

    “伍大人,万万不可呀。”李秀与季河清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你们知不知道,若是杨府司知道你们丢了洞湘,随时可能将你二人革职查办,趁此刻还有回旋的余地,你二人最好听令行事,否则到时候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们。”伍文通已经决定不再浪费口舌了。

    李、季二人无奈伍文通官高,而且伍文通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权衡之下只得依令行事,随即将城中四万兵马点齐,准备出城攻打陶臣末,但临走之时,李秀留了一手,他暗领季河清留下五千流民军在城中,然后才随伍文通领兵出城。

    从伍文通得知洞湘城破,再赶往桐平要求李秀出兵差不多有两日的时间,而攻下城池立马回头的魏文忠此刻早就赶回了大王岭,伍文通想着籍此机会为杨明珍夺下洞湘并生擒陶臣末,好在杨明珍面前彻底当权,却不知前方等待他的将是一场炼狱。

    一路向前,李秀心里总是七上八下,他预感这一仗怕是有些不妙。依李秀的意思,大军直奔大王岭,直接冲杀,如若不对便急速退回桐平城中,但这时候伍文通却觉得应要趁其不备,夜间突袭,所以坚持到深夜才领着数万士兵杀往陶臣末的军营,他们几乎未遇到任何抵抗便杀到了帅帐,一众人等冲杀进去却什么都没发现,没有将军,也没有士兵,只有嗞嗞作响的炭火。

    李秀大叫道:“不妙,撤!”

    刚退出营帐,夜空中便飞来无数火箭,似万千流星,破风而来,只听阵阵惨叫,数百人应声而倒,更可怕的是,军营之中全是破布、干柴,一遇火,尽数哗哗燃烧起来,躲过暗箭的士兵还未反应过来便又被火燎了开来,一瞬间,惨叫之声响彻山谷,李秀呼喊着季河清,领着惊慌失措的士兵,快速退去,刚退出军营,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云卫将士围了起来,陶臣末白衣白马,居中而来。

    李秀举刀在前,大喊道:“将士们,生死天定,跟我杀!”说罢便冲向前去。

    季河清也不犹豫便跟着杀将过去,众将士受到鼓舞,也一哄而上,陶臣末举枪示意,云卫如潮水般涌来。

    伍文通打死也不相信,为何陶臣末手中会有这么多人,好像他们根本就没有去过洞湘一样,见此情形,他双腿已然发软,哪里还敢向前冲,一不小心,也不知道是谁将他冲撞在地,他便就此倒下,假装死去。

    李秀左冲右闯,很快便冲出一块空地,云卫众人一时竟难近其身,陶臣末一直在远处静静的盯着李秀,这时候,他才上前来,大声道:“李秀,杨明珍非明主,不值得你为他拼命,你若放下武器,我饶你不死。”

    “男子汉大丈夫何惧一死,来吧,看看你有何本事。”说罢便冲向陶臣末。

    陶臣末跳下马来,迎面而上。李秀也是使一杆长枪,二人你来我往,刺、缠、挑、拿,样样秀透,众人想上前帮忙都不知从何着手,任蒹葭只得护在陶臣末周围,防止有人偷袭。

    这季河清也是生猛,王立阳见状自然是喜欢极了,便也上前接招,魏文忠见状也上前来帮忙,魏、王二人联手可不是一般的威风,不到四十回合,季河清便败下阵来,被二人生擒,王立阳气呼呼的说道:“谁让你小子帮忙了,你看,我都还没过瘾。”

    魏文忠无奈的遥遥头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逞个人威风。”说罢也不再理他,便继续杀敌去了。

    百余回合故去,陶臣末渐占上风,李秀开始有些不支,他早听闻云阳宣威将军陶臣末不喜甲胄,银枪无敌,今日交手虽不曾打听姓名,但眼前情景已然说明一切,陶臣末果然名不虚传,白灵两战云阳失利看来也能让人接受,又过手二十余回合,李秀被陶臣末一枪懒腰撂倒,正欲起身,十数把大刀顷刻架于脖颈之上,李秀暗道:“吾命休矣!”

    但是陶臣末并未要他性命,而是命令左右将其押下,之后马不停蹄的直奔桐平。

    这一路上,要说最激动的自然是任蒹葭,逃亡近两年时间,再归故土,百味杂陈,也不知道城中父老是否安好。

    陶臣末八万大军兵临城下,城中守军愕然,不过他们毕竟是黔州最为精锐的兵团,略微恐慌之后便即恢复了镇定,作势要拼死抵抗。

    见此情景,陶臣末倒是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伍文通已将城中精锐尽数遣出,不曾想这李秀竟然留了后手,不过对他来说,区区几千人根本无法拦住他的脚步,只是看用什么办法而已。

    略作思考,陶臣末下令三军休整,暂不攻城。

    用过伙食,陶臣末带着魏文忠、王立阳、任蒹葭等人来到看管李秀、季河清的营帐。

    “李秀,你这样做有何意义?”陶臣末开门见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秀若无其事。

    “你将大军派出城外,却留下一部分在城中,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拿下桐平?”

    “既然阻挡不了你,那你还跟我废什么话?”

    “如果我没猜错,这城中剩下的便是你流民军团的一部分人,你若真是一个称职的头领,你就应该让他们降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否则,只会白白牺牲他们的性命。”

    “男子汉大丈夫,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你不必浪费口舌了,你若真有能耐,便自己去攻,我麾下若有一个降者,我便随你处置。”

    “我去你娘的,李秀,给脸不要脸了是吧?”听见李秀对陶臣末不敬,王立阳暴跳如雷,本来以他的意思便是要直取桐平,不必来与李秀浪费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