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云阳赋 > 兵动渝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

    第十三章兵动渝州

    依成言吾意思,并不打算拘束陶臣末的,可陶臣末为避人口实,还是坚持要成言吾将自己收押起来,成言吾拗不过,只得同意。时至今日,陶臣末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他心中很是愧疚,多次叫来魏文忠和成言吾要他们把自己交给钟杰,免得害了无辜将士,可是这二人是打死也不同意,魏文忠还担心陶臣末寻短见,便让自己住在了陶臣末对面的牢房,而狱外之事都尽数交给成言吾,弄得陶臣末是哭笑不得。

    被围困在南山狱后,陶臣末已明显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虽然每日依旧有人送来一日三餐,可他却见魏文忠只是吃些干粮,到后来甚至什么都不吃了,想必定是出了状况,陶臣末暗自心酸,自己何德何能得他人如此照顾。

    这一日晚,他实在沉不住了,便叫魏文忠来到牢门前,缓缓问道:“文忠,说吧,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文忠笑道:“能有什么事,这不好好的吗?”

    陶臣末面无表情,但眼色凌厉,继续问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清楚了吗?你已有两餐未进,是不是渝州军围困了南山?”

    魏文忠很少见到陶臣末这般严厉,但还是想编些什么借口,正嗫嚅着,却又发现陶臣末直勾勾的看着他,无奈,只得叹气道:“将军猜得不错,渝州监尉史钟杰已经接管了渝州,派重兵围困了南山,将士们,将士们断了伙食。”

    陶臣末虽然已猜到几分,但听魏文忠说来还是难免心头一紧,良久,他才缓缓说道:“文忠,事已至此,你若不想两千将士无辜丧命,便把我交给钟杰,否则,如此下去,你们要如何收场?”

    魏文忠突然打起了精神,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管,我只知道如果陶将军你出了什么事,程将军不会原谅我,蒹葭夫人不会原谅我,云阳百姓更是不能原谅我,钟杰他要做什么尽管来,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他钟杰要做秦庸的走狗残害忠良,我便让他先人头落地。”

    “你......”陶臣末有些气愤,可是还是压制住了,他知道魏文忠的良苦用心,缓了缓继续说“文忠,你可以拼命,可是这样做有意义吗?钟杰坐拥数万大军,你等区区两千人怎么跟人家拼?你能越过这刀山火海去杀了钟杰?我知道你们想保护我,可是这样做不仅保不住我,还会让两千将士无辜送命,这么浅显的道理你看不透吗?”

    魏文忠嗫嚅道:“我知道,只是........这样吧,我先去和成言吾将军商量商量。”说罢也不等陶臣末答复便赶紧出去了,他怕再多待一会儿便会被陶臣末说服,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如若钟杰硬闯,他们是很难有还手之力的,无非鱼死网破,然两千对数万,怕是这鱼死了,网却已然坚韧。

    南纪门上,似乎一切照旧,士兵们有些倦怠,连续几日绷紧的神经已然变得麻木了,更可恨的是这梁宇竟然和丁康阳等人在城楼上大吃大喝,明明都灌不下了却还在喝,而此时的梁宇已经趴在桌上动都懒得动了,丁康阳见已是亥时,时辰差不多了,便有意拉了几个守城的士兵来一起喝,还让之前那两个手下再去叫了些热菜,这几个士兵一开始有些担忧,丁康阳笑着指了指趴在桌上的梁宇,这几人心一横,“喝!”,便也不再计较。

    这样就好办了,既然要邀请士兵吃喝,总不能只顾着那几个,丁康阳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招呼其他的人加入酒局,丁康阳手一挥,便有人陆续送来了丰盛的酒菜,这些个士兵还感叹道:“还是丁大人对我等好些,这些天跟着梁大人不能吃好的,更别说喝点儿小酒了,我就说嘛,原来丁大人当值的时候对我等就不薄,这次一对比,那更是明显了。”

    丁康阳还假意为梁宇开脱,说是上面的意思,梁宇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士兵们也不计较,反正有吃有喝就行,丁康阳见火候差不多了,向身边人递了个眼色,这人便悄悄的隐去了。

    子时已近,夜色中的渝州显得格外安静。

    只有监尉府内偶尔还闪烁着几星火苗,此刻的钟杰显得有几分紧张,他有些担心出什么意外,出了意外,秦相那里倒是好说,就怕另一边不好交代。

    和钟杰比起来,赵毅、胡杨二人却显得异常兴奋,前两天在成言吾面前吃了亏,眼看一雪前耻的机会就要到了,二人皆跃跃欲试,正比划间,钟杰出现在了二人面前,略显严肃的再一次询问了这渝州的城防,赵、胡二人自然是不假思索的回答“肯定没有问题”了。

    钟杰来回忖度了许久,终于下令:“攻南山,拿下陶臣末。”赵、胡二人欣然领命而去。

    而狱中,陶臣末一直清醒着,如果换作是秦庸的人看着他,他反倒睡得踏实,因为他会觉得那是一种解脱,可此刻完全不一样,看着他的都是些光明磊落的好汉,这些豪气干云的将士们自然是不惧生死,可大丈夫或战死沙场,或献于大义,应死得其所,他陶臣末又不是什么天神人皇,自己不配让那么多将士为自己白白送命,想到这些,心中绞痛。

    然外边的成言吾却貌似睡着了,也该睡着了,这些天他一直精神紧绷,不敢有丝毫怠慢,已经有差不多两日没有好好吃饭了,特别是今天,几乎没吃过东西,斜躺在门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之前被陶臣末质问的魏文忠也不再敢进去面对陶臣末,只是在大狱门前静静的守候着,突如其来的疲惫感也让他很快就迷糊了,可这种安宁没有持续多久,两人都被咕咕乱叫的肚子吵醒了,忍饥而眠,实在是一件难事,成言吾起身伸了个懒腰,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了,就打算到处转转,而魏文忠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继续闭上眼想再睡一会儿。

    成言吾走到大狱的围墙上,仰望满天星火,心中顿时广阔,如此天地,正当大有作为也。突然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定睛一看,正见黑夜中一团团黑影正在向狱门靠近,成言吾一声长啸,顿时惊醒了狱前困顿不堪的士兵,魏文忠也一弹而起,赶紧跑上前来。很显然,成言吾这一声也吓着了本打算偷袭的赵、胡等人,稍作犹豫后,赵毅喊叫道:“即如此,咱们也别掩着了,拿下陶臣末者升三级!”

    众士兵一听来了精神,便都嚎叫着往大狱冲去,成言吾手持九齿迎风镗,大喝一声:“谁敢上前,本将便取了他的狗头!”

    适才还斗志激昂的士兵被成言吾这一嗓子吓得有些退却了,这成言吾在军中的威信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这些个士兵平日里便对他多有敬畏,此刻被他一声大喝,自然也就有些害怕了。

    赵毅见势不对,亦大声喝道:“将士们不必害怕,我手中有陛下圣旨,成言吾若是胆敢阻拦,便是抗旨忤逆,连他一并拿下,宰相和陛下重重有赏。”

    成言吾一阵大笑:“赵毅,你假传圣旨又该当何罪?到时候你可以得秦相开脱,可却要你手下的将士们替你担责?”

    “假传圣旨?成言吾,我敬你是上将军,所以才拖到今日才来提押陶臣末,可你得寸进尺,目无王法,竟然蔑称陛下圣旨,简直是岂有此理,无论你今夜如何巧言令色,天威已降,识相的就赶紧交出陶臣末,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求情,免你死罪。”赵毅简直有些忍无可忍了。

    成言吾依旧咄咄逼人的质问道:“你说是圣旨就是圣旨?前一次你不也来假传圣喻?或者说在你眼中根本就只有秦相没有陛下?你可以摇铃乞尾,甘为走狗,可如何要将无辜将士们陷于不义?这些将士可都是跟随你多年的,你的良心当真被狗吃了?”

    赵毅一直“你你你”着,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胡杨赶紧接道:“成言吾,我等知道你会强词夺理,余公公,你上前来将圣旨念与咱们这位成将军听听。”说吧便招呼传旨太监上前来。

    这位余公公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早就吓得有些发软了,听到胡杨招呼,颤颤巍巍的从人群中挪了出来,拿着圣旨不知所措。

    胡杨催促道:“余公公,圣旨即陛下,你有何惧怕?”

    余公公无奈,只得支支吾吾的念了一遍。刚念完,胡杨便质问成言吾:“成言吾,看你如今再作何狡辩?你是要你手下将士也跟着你一起违抗圣旨吗?”

    成言吾心中已然明了此事假不了了,这位余公公他是见过的,来过渝州也不是一次两次,可他灵光一闪,又是一阵大笑,朗声问道:“简直笑话,既是真的圣旨,为何这位公公在宣读之时,你等不下跪迎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随便找个太监来念几句话就能当圣旨?”

    说到这个,可把胡杨、赵毅气坏了,可人成言吾也说的对啊,余公公念圣旨的时候光顾着得意竟忘了下跪,这可如何是好?

    胡杨赶紧说道:“余公公,你说这圣旨是真是假?”

    “自然,自然是真的。”

    “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拿过来给本将瞧瞧,看看到底是真是假。”成言吾厉声道。

    这余公公早就被吓得不轻了,这时候哪还敢走进成言吾。

    赵毅、胡杨便是再也不知如何说了。

    还不等他二人反应过来,成言吾便转向围攻的士兵,大声道:“将士们,赵毅、胡杨二人为讨好秦相,想要以陶臣末为献,是故假传圣旨利用诸位,尔等铮铮铁骨岂可为甘鹰犬?你们可不要上了赵毅、胡杨这两个小人的当了。”

    赵毅、胡杨已然是气得说不出话了,支支吾吾半天,这赵毅才嚎叫道:“大家休听这成言吾狡辩,成言吾抗旨忤逆,谁拿下成言吾我便禀明圣上,连升三级,再奖黄金千两。”

    众士兵心痒痒,蠢蠢欲动,但却又惧成言吾威严,正进退两难时,这人群中突有人喊到:“赵将军说话算话,兄弟们,咱们冲上去拿下成言吾,名利双收。”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混在士兵中的图兰博拜。

    众士兵听见有人吆喝,就又大了几分胆子,便要冲上前去。

    成言吾见势不对,心中暗暗叫苦,眼看有几人已经冲到了面前,成言吾突然举手喊道:“慢着。”

    胡杨嘻嘻道:“成将军,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交出陶臣末,大家都不为难嘛。”

    成言吾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要陶臣末可以,但是你们不要把无辜将士们的性命拿来糟蹋,我跟你们打个赌,赵毅、胡杨,你二人一起动手,如果能打过我,我便将陶臣末双手奉上,可要是打不过,就麻溜的给我滚!”

    这倒出乎赵毅、胡杨的意料,本来眼看事儿就要成了,可哪料成言吾又来这么一手,成言吾当年随程锦尚镇守凉州时,那可是令卫戎闻风丧胆之人,曾单枪匹马力战卫戎百余精兵,生擒卫戎四王子,其武艺之高超怕是再来两个胡杨、赵毅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就凭这二人能奈他何?

    眼见赵毅、胡杨有些畏惧,图兰骨柔灵机一动,向图兰博拜耳语了几句,博拜会意,再一次大声说道:“赵、胡二位将军武艺高强,一个成言吾算什么,打倒成言吾,拿下陶臣末。”

    赵、胡二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图兰博拜,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赶紧他娘的闭嘴!”

    成言吾一阵狂笑,说道:“怎么,二位,手下将士这么信任你们,你俩倒是怂了?将士们可都看着呢,你们两人连我一个都打不过,还配率领这些英雄好汉?是男人,就他娘的上前来,别拿别人当枪使。”

    赵、胡二人相互看了看,不知如何是好,图兰骨柔见势不对,因为自己女声怕露出破绽,便又向图兰博拜递主意,图兰博拜挤到赵毅身边,低声说道:“将军,小人本不该多嘴,但眼下形势怕是犹豫不得呀,数万将士看着呢,二位将军要是打不过这成言吾也没关系,谁说我们输了就要撤,我们人多,还不是您二位说了算,将军们先累累他,之后将士们再上,给他来个车轮战,磨也磨死他,我就不信他是铁打的,再说了,二位将军武艺高强,两人联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