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云阳赋 > 蒹葭夫人
    第七章蒹葭夫人

    这一日,陶臣末得到三个消息,首先是圣旨临驾,自己从此便是朝廷任命的宣威将军了,同时获得朝廷许可恢复五千兵员,今后便掌握着一方的生杀大权了;其次是北弃亮兵,终于不再假意隐瞒图兰冰穆去向,而是公然与大渊朝廷对峙,陈兵北境;最后,兵部尚书颜青摘蓉州平叛贻误战机,被朝廷革职查办,未经审查便被发配云州千幕。三个消息,有喜有悲,但陶臣末却感觉悲大于喜。

    北弃,雪狼城,图兰冰穆同样得到三个消息,首先,陶臣末巧立战功,经渝州云麾将军举荐,得秦相认可,被任云阳宣威将军;其次,大渊集结十万大军准备讨伐自己,主帅是秦相门生王惊澜;最后,颜青摘蓉州平叛数战告捷,但因粮草断供不得不暂停进攻,朝廷因此以“贻误战机”为由将其革职查办,并发配云州。同样是三个消息,图兰冰穆却觉得无比兴奋,自己欣赏的对手陶臣末会是秦相的人吗,应该不是,可不管怎样他没看错人,仅仅一年便成了宣威将军,将来又会怎样呢,值得期待。而大渊朝廷派来征缴他的人是秦相门生,这些人大多名不副实,没什么好担忧的。令他最兴奋的消息无疑就是颜青摘了,他最惧怕的对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大渊废掉了,所以他很兴奋,尽管如今的雪狼城依旧有些寒冷,不过他却觉得浑身火热,这可能是他继位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了。

    焦急的陶臣末终于又等来了一个消息,是渝州将军府的密报,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看完信中内容,心情更是低落无比,根据程锦尚打探到的消息,颜青摘本能在一月之内就可以平复蓉州叛军,但是秦相忌惮尚书军功,授意拖延粮草供应,颜青摘被断了粮草不得不缓兵停战,秦相借此参告,说颜青摘犹豫不前贻误战机要求皇帝下旨其回泰安述职,颜青摘接旨回程,但还在途中便又接到圣旨说其贻误战机至叛贼遁逃,有大过,但念其年老功高可免死罪,故流于云州千幕以观后效,颜青摘虽是习武之人但已快七十,千幕已是大渊南疆极边,多瘴气毒雾,颜尚书此去怕是凶多吉少,当年威震宇内的大渊三杰之一竟落得如此下场当真是叫人唏嘘不已。想来想去,陶臣末终究还是放心不下,便召来吴长青让他挑几个机灵的人去云州走一趟,尽量多的打探一下消息,并四处打点一番,好让颜青摘不要过得太苦闷。

    时光飞逝,陶臣末正式任宣威将军转眼间便已三月有余,朝廷派去黔州征缴杨明珍的大军初战小捷但次战大败,从此畏缩不前,此举令杨明珍气焰更盛,并一举攻下黔阳,生擒黔州刺史汪向阳,重伤云麾将军陈顺,当众将二人斩首,首级挂于城门,示众三日,黔州诸军望风而逃,杨明珍仅用半年时间便攻下整个黔州。消息传到云阳,陶臣末大感不妙,虽在其努力下已让云阳恢复五千守军,但多是新兵,战力有限,尽管王金易的两千渝州军依旧驻扎再此,可杨明珍号称有十万之众,如若当真来犯云阳,这云阳城恐怕是难逃厄运。不过他在接任宣威将军时曾保证只要他任云阳将军一日便会保证云阳一日不失,此番风雨欲来陶臣末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接到消息后,陶臣末命人关闭城南云安门,过往行人需规定时间方可通行,城中百姓进出多选其它三门,后将黔州局势急报渝州,接着与王金易商量如何巡逻防御,黔军来犯,唯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沿云水逆流而上,一是翻越城南藏摩山,杨明珍阴险狡诈很有可能兵分两路直抵云阳。二人正说话间,魏文忠入厅来报,说云安门外有一干人等求见宣威将军,为首者是一女子,自称蒹葭夫人,陶臣末甚觉可疑便携王金易等人来到城楼勘视详情。

    众人来到云安门,只见城楼下跪着一年轻女子,这女子见又有人来城楼查看,便大声呼道:“黔州桐平府司任蒹葭求见云阳宣威将军。”

    如今杨明珍大乱黔州,众人担心这些人是杨明珍派来混入云阳的,所以都拿不定主意,陶臣末见得真切,只见离这女子百步远处还跪着二三十人,都是些老弱妇孺,众人无不衣衫褴褛,正思忖间,这女子再一次呼道:“黔州桐平府司任蒹葭求见云阳宣威将军。”

    陶臣末向身边的人问道:“你们可有人见过蒹葭夫人?”

    众人无不摇头,王立阳道:“蒹葭夫人名声在外,我等大多只是听说,我在云阳十多年,虽离黔州近,但也从未见过这位夫人的神采,将军,恐怕有诈啊。”

    陶臣末若有所思道:“杨明珍乱黔,诸部不战而降,就连黔阳行台军都只能听之任之,唯有桐平部不屈杨贼淫威,与其交伐数年,桐平府司曾鸿力战而死,其夫人任蒹葭强压丧夫之痛继续带领桐平部对抗杨明珍,就连圣上都感其悲壮,特令其接替曾鸿任桐平府司,还亲书‘千古巾帼’相赠,她可是我大渊数百年来第一个女府司,所以,如果城楼下的真是蒹葭夫人,落难至此而我等视而不顾,怕是有违仁义了。”

    “可是,卑职担心这是杨明珍的诡计,如今黔阳刚破,就有人要求见将军,哪有这么巧的事儿?怕是杨贼想引蛇出洞啊。”王立阳依旧难解疑惑,魏文忠等人也附和。

    陶臣末缓缓道:“他要想引蛇出洞,那咱们就来个请君入瓮,再说了,是真是假不去看看又如何分辨?”

    王立阳道:“要去让卑职去,我一莽夫,头掉了碗大个疤,可你是云阳府的将军,还得留下指挥数千将士。”

    陶臣末笑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就待在这城楼上,机灵点儿就行了,再说了,你一莽夫,凶神恶煞的,楼下要真是蒹葭夫人还不得怀疑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王立阳被陶臣末这么一说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头傻笑。

    魏文忠等人也是忍俊不禁,不过玩笑归玩笑,既然决定见了那就得去瞧瞧真假,魏文忠道:“将军,话虽如此,不过谁也没有见过蒹葭夫人,你一人前去难免危险,让卑职陪你前去吧。”

    陶臣末想想,这也是诸将士的心意,便点头应允了,而楼下,那女子再一次重复道:“黔州桐平府司任蒹葭求见云阳宣威将军。”看得出有些焦急,陶臣末便也不再犹豫,随即就和魏文忠出了城门,城楼上王立阳、王金易暗自招呼弓箭手瞄准城楼前的众人。

    城门缓缓而开,只见两人倚马而来,一人白衣白马,一人金甲红驹。这女子见得真切,知道总算是有人回应了,待二人走进,她再一次叩首道:“黔州桐平府司任蒹葭求见云阳宣威将军。”

    陶臣末见这女子衣衫褴褛,身形疲乏,便回应道:“我乃云阳府宣威将军陶臣末,你且起身说话。”

    这女子方才抬头起身,这一次隔得更近,陶臣末和魏文忠看得更加清楚,此女子虽衣衫褴褛,面容憔悴,但明眸皓齿,英姿不隐,抬头瞬间,这女子同陶臣末、魏文忠二人一样惊讶,哪有将军不着甲胄还如此俊朗年轻的,她甚至怀疑是真正的宣威将军派来试探她的,因为她虽然没见过云阳府的宣威将军,但还是多少听说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无论如何,都不是这样一个年轻小子,不过对方既自称将军,自己有求于人也不好过多怀疑,所以只得再次行礼道:“蒹葭见过宣威将军。”

    陶臣末挥挥手道:“不必多礼,你自称是桐平府司蒹葭夫人,可你如何证明?”

    任蒹葭答道:“我有圣上当年任命的圣旨和兵部玺印。”说罢便从背上的破布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裹,打开包裹果见一封圣旨和一副玺印,魏文忠下马接过来递给陶臣末,见有圣旨虽不辨真假,陶臣末也下马恭敬接过,打开圣旨,果见是亲封任蒹葭为桐平府司的玺文,而玺印上则镌刻着“桐平军授”四个大字,见此物什,陶臣末心中已有九分决断,想必眼前的就是蒹葭夫人不假,可魏文忠依旧很谨慎,继续问道:“我听闻圣上曾亲书‘千古巾帼’相赠,不知你可有此物?”

    任蒹葭答道:“杨明珍夜袭桐平,圣上手书裱于府中正厅,我等还未及收拾便被重兵围困,幸有族人拼命掩杀我等才侥幸捡得一命,所以此刻蒹葭身上无圣上手书。”

    听到此陶臣末已然断定眼前的女子正是蒹葭夫人无疑,因为若是假冒必然不会万事俱备,更何况杨明珍刚破黔阳哪会如此神速就派人混进云阳,正要说话,魏文忠则继续发问:“我还听说你与曾大人育有一女,如今约有七岁左右,不知是否如此?”

    任蒹葭回头像身后跪伏在地的人群招了招手,轻唤道:“盈盈,快过来见过两位将军。”

    陶臣末、魏文忠果见一约莫七岁的小女孩有些蹒跚的走了过来,进前一看这小姑娘与这位自称蒹葭夫人的女子果然眉鼻相似,面容俊秀,不过大概是因为长途奔波,身上衣衫已然破旧,嘴唇干裂,面容倦怠。小姑娘上前来便有模有样的跪地,奶声奶气的说道:“盈盈见过二位将军。”见此情景,陶臣末、魏文忠二人心中如入清泉,浑身净空,陶臣末赶紧上前扶起小姑娘,柔声道:“盈盈快快起来,”随又转身向任蒹葭说道“杨明珍大乱黔州,观其意图,将来必然攻渝,我云阳是渝州门户,必然首当其冲,所以谨慎了些,还望夫人休怪。”

    听闻陶臣末此言,一直刚毅的任蒹葭不由得双眼泛红,想必是数日奔波此刻终得认可,淤积良久的心酸终于可以释放了吧,便有些哽咽道:“如今时局如此,将军小心些是应该的。”

    陶臣末见状不由得心生怜悯,赶紧招呼道:“夫人一路幸苦,赶紧随我入城,先作休整吧。”说罢吩咐魏文忠让其将其余妇孺老弱尽数带进城中,进得城后,又立马吩咐吴长青让其立刻准备食宿和干净的衣物,一切安排妥当后这才回到府中大厅继续部署城防。

    对于任蒹葭来说,奔波劳累并非不堪,见却世道险恶,终有良人相助,过往种种幕幕浮现,特别是看到盈盈狼吞虎咽的样子,心中酸楚一瞬间全都涌来,情绪及此,竟珠泪连连。一直忙前忙后的吴长青见得真切,便过来安慰道:“夫人尽管放宽心,我家将军宅心仁厚,既然将你们迎进了城就必然会护你们周全,夫人好好休整便是了。”

    蒹葭夫人很快恢复了平静,说道:“蒹葭失礼,让吴总管见笑了。”

    吴长青道:“夫人哪里话,只是长青见夫人如此心中起了些感慨罢了,情不自禁念起了将军的好。”

    任蒹葭一直对这个一身素衣的将军很是好奇,见吴长青说到,便问道:“吴总管,蒹葭有些问题不知可否解惑?”

    “夫人请讲。”

    任蒹葭顿了顿,问道:“还请吴总管企切莫介意,我先前也听说这云阳府的宣威将军姓田,且年逾四十,为何今日所见确是如此年轻的陶将军?”

    吴长青笑道:“不瞒夫人说,先前云阳府发生了很多事情,险些阴沟里翻了船,而正是因为陶将军,云阳府才幸免于难,别看陶将军从军仅一年有半,接手云阳宣威将军才数月时间,但他确真真切切是渝州云麾将军提名、朝廷正经授印的宣威将军。”

    听闻吴长青此言,任蒹葭更显惊讶,问道:“当真如此?”

    吴长青依旧满脸笑意,说道:“夫人是不是看着咱们这位将军一点儿也没有将军的样子,这就对了,陶将军隐忍内敛,但武艺高强,谋略满腹,自打他当了这云阳的宣威将军,云阳气象可以说是焕然一新,如今将军府中多半新人都是他一手提拔的,我便是其中之一,不过要说这将军的有趣经历一时半会儿也是说不完的,等今后有时间了,夫人慢慢就了解了,以后在下也可以慢慢给夫人讲。”

    任蒹葭更显好奇,但今日府中事务繁多,她也不便过多打扰吴长青,便点头应允了。

    还未等任蒹葭等人用完餐,吴长青便已安排妥当一众人等的换洗衣物,待用过盛餐,任蒹葭即刻沐浴更衣,一切收拾妥当后便请见陶臣末,陶臣末正与王金易等人在厅中议事,见蒹葭夫人求见便放下手中事务让人领了进来。

    此时的任蒹葭一袭紫萝裙,全然没有了刚入城时的倦怠,只见黛眉杏眼,肤若凝脂,如乘轻羽,缓缓而来,人未至而暗香渐起,厅中皆是一帮糙汉子,长年累月不是刀兵就是甲胄,哪里见过如此美艳动人之女子,所以个个都直勾勾的盯着任蒹葭,陶臣末见此状竟有些忍俊不禁,但这些个将军都是爽朗正派之人,所以缓过来之后便又即刻移开目光,似乎又若无其事了。

    任蒹葭并未觉得有多不自在,她武可上阵杀敌文能提笔成诗,这些年与杨明珍的较量早让她变得沉着冷静了,所以她依旧缓缓走到厅中,从容拜道:“蒹葭幸得诸位相助,特来拜谢,谢过陶将军,谢过诸位大人。”

    陶臣末赶紧上前扶起她,说道:“夫人快快请起,你是桐平府司,按大渊礼制,你我官阶相同,如此大礼我等如何承受得起。”

    任蒹葭顺势起身,柔声道:“蒹葭无能,未保住桐平,实在有负府司之责,今落难至此幸得诸位相助,所以当行大礼。”

    陶臣末道:“夫人以微弱之兵抗杨明珍数万人之众,且一往数年,莫说夫人是女子之身,就算是我厅中诸位也未必能及夫人一二,所以夫人不必自责,再者,百姓落难我等自必相帮,更何况你我同为大渊臣子,臣末所为是理所当然,夫人不必就此事再三道谢。夫人请坐。”

    任蒹葭抿唇半笑,再向陶臣末行了一礼,不过不同于先前的顿首,这次行的是万福礼,礼毕入座,恰此时,门口伸进来一个小脑袋,晃晃悠悠,任蒹葭一看顿时无奈摇头道:“盈盈,娘亲有些话要对将军们说,你怎么跑来了,快去找良伯伯玩,娘亲一会儿就来。”

    曾盈盈却是不大情愿离去,但又不好违背娘亲意志,只得低头用小手玩弄着衣角,厅中众人见状无不忍俊不禁,陶臣末微笑着向曾盈盈挥手道:“盈盈,别站着了,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