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云阳赋 > 四海图志
    第一章四海图志

    岁月如梭,四海九州英雄辈出,大地无垠,历史洪流浩浩荡荡,山川风物无声的见证着大地上毁灭与重生的无限循环。

    大渊皇帝宋义明本是世袭的前朝二品侯爵,前朝末帝梁允荒淫无德,至朝政混乱,民不聊生,天下英雄被逼起事,各路义军揭竿共击之,梁允一时招架不能便命宋义明为大将军前往剿灭起义军,宋义明何等精明之人,这天下大势一目了然,是故其到前线之后并不直接与各路义军对抗,而是游走观望,由于其军中多是自己心腹,所以三军将士也是惟命是从,朝廷旨意已经不能左右其行事,待义军摧城拔寨攻入皇城之后,宋义明方才挥军发难,坐收渔翁之利。

    宋义明虽有投机之嫌,但着实有雄才大略,且善于用人,在其运筹帷幄之下,各路义军很快被其翦灭,待大势初定,宋义明建国称帝,取国号“渊”,定都泰安,所以世人又称大渊为“泰渊”,称帝之后,宋义明着手建制和征服。

    对内,在继承前朝旧制的基础上开创新制。按照前朝例制,在六部之上还有尚书、中书、门下三省,分设尚书令、中书令和门下侍中,朝廷大政方针由三省长官共同制定,而后下分六部具体执行,但因为尚书省直管六部,六部官员更多的是遵从尚书令的指挥,随着朝局发展,尚书令的权力越来越大,前朝宣帝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为了防止尚书省独揽大权,几经权衡之后,宣帝将尚书令设成了虚职,一般由劳苦功高但又再无精力从政的老臣来担任,从而只保留中书令和门下侍中两个实职官位,如此一来,朝廷大政分由中书和门下两省执掌,而后交尚书省下的六部具体施行,这样可以防止权臣大权独掌,霍乱朝纲。待宋义明问鼎天下之后他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将尚书令的权力分由门下和中书两省行使着实可以防止出现权臣,但这二人的政令需要由六部执行,六部又属于尚书省,一旦六部与该两省官员有什么异议就会这造成政令执行拖延不畅的局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宋义明决定打乱重来,与前朝相反,他将中书令和门下侍中这两个官职设成了虚职,而将尚书令恢复实权,但为了防止出现尚书令独掌大全的局面便将其权一分为二,设成左右尚书令,也即世称的左右宰相,左相负责兵、户、礼三部,右相总领刑、工、吏三部,俩宰相相辅相成,互相制约,以此来防范重臣独断专权,同时,将天下九州分为中、桐、滁、安、靖、凉、蓉、佑、尹、渤、渝、黔、云十三州,各州设刺史、监尉史,刺史总领地方政事、治安,监尉史官级略低于刺史,但是其有权就刺史的不忠、不为、反叛等渎职悖逆之事直接上奏皇帝;十三州中,渝、黔、云、凉、靖、安、桐、滁八州为军州,北方为安、滁、桐三洲,西北为靖州,西方为凉州,西南为渝、黔、云三州,所谓军州就是在与四夷接壤之地驻军治州,军州为上州,在军州除刺史、监尉史之外还设将军府,职衔是从三品“云麾将军”,下设两名副将,军州一应政事由刺史统辖,云麾将军只管军事,三千人以下军事行动可自行决断,但涉及到调动三千兵马以上数目则需刺史与将军各挚朝廷所铸军符合二为一方可,并由监尉史备案上奏皇帝。军州大部分行台军根据不同情况驻扎在边境的军镇上,军镇统兵为从四品“宣威将军”,下设左右副将;各军州由于地理不同,驻军有所区别,但军州行台军至少五万,将军府云麾将军每五年调动一次,八大军州轮流履职或是入职朝廷,除军州以外的其它各州有州军八千,以安地方。

    对外,宋义明一改前朝怀柔政策,坚决用兵。泰渊北方是广袤草原,再往北便是极寒之地,在这片无垠土地之上居住着数十个外族部落,其中较为强大的是曲芙、英滋、秋丹、元仲、女柔、北弃六族。宋义明称帝之初,北方各族相互征伐,为壮大各自的力量,各族骑兵时时深入南境,烧杀抢掠以补军资,其中尤以元仲、女柔为甚,待天下稍安,渊成祖宋义明遣大将程离乱、肖梅分击元仲、女柔,泰渊军攻无不克,北击狄人一千余里,导致以元仲、女柔为首的各部落不得不称臣归顺,从此北境安定,三百余年来并无太多大的战事。宋义明北定狄族之后,将安、桐两州相应北划,并派驻行台军各十万,以此对北方少数民族保持绝对的威慑。

    泰渊西临伯布,伯布人相较于中原人来说更显高大威猛,且奢杀成性,早在前朝之时,伯布人便建立王庭四处征战,待前朝末年,趁中原混战之时,伯布人趁火打劫,举兵东进,占却了数百余里中原之地。宋义明称帝初,并不与伯布直接冲突,而是集中力量平定北方诸族,待北方大定,随即挥军西进,在凉羿人的帮助下很快便将伯布人赶出中原,在随后的数年间连续用兵,讨胡大将军季茂更是违背圣意大肆屠杀伯布人,可怜伯布一族几乎被斩杀殆尽,幸存的伯布人不得不归顺大渊,宋义明召回季茂并下旨允许伯布人在其兴起之地继续居住,并鼓励其到中原生活,从此西境归渊,烽火渐熄。

    南境云、黔两州早在前朝之时便已收归中央,所以宋义明称帝后沿袭前朝旧制,并未大动干戈便收服云、黔两地的数百部族,只是后来设为军州之后,在两州州府各驻行台军四万,并重新设定了部分部族的领地。云、黔两州少数名族众多,各部族之间也常有冲突,泰渊西南的云州的少数民族最多,分离来看,各部族人口较少,且多数并不好战,所以对中央政权并不会存在实质上的威胁,只是黔州自古以来便是多事之地,一来因为黔州一直存有几个较大部族,力量较强,二来黔州山高水险,处于中原朝廷实质管辖的范围少之又少,所以历来纵有叛乱,朝廷也只是借力打力,扶植一族打压一族,且卓有成效。渊成祖宋义明志在四海,自然不会仅止于此,便在称帝之初对于不归顺的部族坚决镇压,平定叛乱之后便将原部族再细化为众多小部族,这样一来可以对其它有叛乱之心的部族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同时又能将归而复叛,反复无常的部族彻底抹掉。在其治下,将黔州划为甘扶、洞湘等二十一部,其中甘扶、洞湘、有落、桐平四部占去黔州四分之地,其余各部再占六分,通过用兵、制衡等各种手段,大渊实收黔州,兵临缅夷。

    至渊成祖乾德十八年,泰渊帝国北定元仲、女柔,西平蛮族伯布,南收黔、云诸州,横亘宇内,一时无二。

    元仲、女柔皆是北方游牧部落,元仲兴起于四百年前,至渊成祖宋义明时,早已纵横北方一百余年,其在北境的唯一对手只剩女柔,女柔本也是被元仲征服的部落之一,其后韬光养晦,不断拉拢、合并英滋、秋丹等族,与元仲逐渐成对峙之势,两大民族相互征伐,互有成败,渊成祖平定中原之时,这两大部落也正如日中天,并趁中原烽火未熄之际挥军南下,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后泰渊大将程离乱、肖梅分军击之,元仲、女柔等部被迫北退,并最终称臣纳贡,也正是趁泰渊大军攻伐之际,众多部落中的另一个民族——北弃,在战乱中觅得生机,趁机壮大发展。由于泰渊军的进攻,元仲、女柔两部元气大伤,北弃后来居上,经过两百余年的发展,势力大增,大有一统北方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