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穿成锦鲤小夫郎第25章 第 25 章-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穿成锦鲤小夫郎 > 第25章 第 25 章
    池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a>),接着再看更方便。

    屋内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

    没人会怀疑这个答案。

    这小少年出现在秦昭家里,还这样躺在他的床上,只用被子挡住大半个身体,那被子底下是个什么光景不言而喻。

    若说这两人没什么,他们反倒不信。

    只是……没想到秦昭的夫郎长得这么漂亮,倒让在场众多气血方刚的庄稼汉有些眼热。

    人群里,还是村长率先反应过来,喊了一声:“还不都出去,围在这里成何体统!”

    夫郎便是双儿,虽然性别上都是男人,但和正常男人有本质差别。

    被这么一大群男人围着,难怪都快吓哭了。

    众人被村长这一句话轰出屋子,村长临走前,还朝景黎作了个揖:“多有得罪。”

    说完便也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秦昭和景黎。

    秦昭还抓着景黎的手,力道不重,但却让人没法挣脱。景黎低着头不敢看他,心跳快得几乎要破胸而出。

    还是被发现了。

    那会儿他在屋子里听见外面的人说话,听见他们要找“鱼”,才忽然生出了这个念头。只要他不再是鱼,他就不会被这些人抓走,秦昭也不会被当成撒谎。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样秦昭也会发现屋子里多出个人来。

    秦昭这么聪明,一定会立刻猜到真相。

    可除了这个法子,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秦昭会把他当成妖怪吗?

    秦昭会不会认为他一直在骗人,生气把他赶走?

    他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秦昭还会相信他吗?

    众多不安的情绪像茧一样包裹着景黎,他指尖发麻,随后还开始轻轻发抖。他精神太过紧张,甚至忘记问一件最紧要的事。

    ——夫郎是什么意思?

    秦昭清晰地感觉到,身边的少年很紧张。被他握在掌心的手冰凉而柔软,那触感让他想到小妖怪在做鱼时柔软的鱼鳍。

    他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可他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虽然早知道小鱼能够变成人,也曾在梦中见过这张脸。

    但那毕竟只是梦。

    多次出现在梦中的少年就这样出现在面前,让秦昭心中竟有一丝慌乱。

    慌乱到不敢看他。

    “你怎么……怎么不穿衣服?”秦昭艰涩开口,第一句话竟是这个。

    景黎一怔。

    说出那第一句话后,后面的倒是顺畅了许多。秦昭道:“他们在外面耽搁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知道去我衣橱里拿件衣服穿?”

    “我……”景黎眨了眨眼,小声道,“我忘记了。”

    他当时被吓坏了,根本不敢乱动,哪里还想得起这些。

    听了这个回答,秦昭却忍不住笑起来。

    很好,他的小鱼还是这么傻,一点也没变。

    他转身打开衣橱,拿出一件衣服递给床上的少年:“起来,把衣服穿上。”

    景黎没有动,反倒把被子抓得更紧了:“我……我一会儿就穿……”

    秦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视线落到被子上:“你……”

    景黎完全不敢撒谎,他在秦昭的注视中乖乖拉开被角。

    胸膛以下是一截纤细的腰肢,肌肤上还附着些许鱼鳞,腰部下方没有腿,而是生着一条鲜红的鱼尾巴。

    尾巴尖紧张地拍打床铺,景黎的声音很是心虚:“变不回去啦……”

    他怕秦昭误会,又急忙解释:“我不是一直这样的,就是今天太害怕,也太饿了。我之前是可以全部变成人的!”

    秦昭已经没法注意景黎在说什么了。

    小妖怪肤色很白,配上那些尚未褪去的鱼鳞,更衬得裸露出来肌理白得近乎透明。

    秦昭只觉得那截腰肢晃眼得很,不敢多看,局促地移开视线。

    他头一次觉得,话本中说妖物魅惑人间,并非妄言。

    好在这时,屋外又传来了吵闹声。

    “我昨天真的看见了!我怎么可能用这种这么容易拆穿的把戏诬陷他,他就是私吞了那条鱼!”

    秦昭的理智被稍稍拉回,他弯腰给景黎盖上被子,又把衣服披在他身上,道:“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

    景黎乖巧点头。

    众人已退至屋外,秦昭走出去,陈老四还在对着那几名镇上来的男子大声道:“你们信我,他在撒谎,你们想找的鱼就在他那里,你们今天如果走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那几名男子沉默不语,秦昭心里轻嘲一笑,正欲上前。

    一个声音从人群之后传来:“……都在吵什么呢?”

    众人散开,一名锦衣华服的小公子走上前来。

    那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淡紫织锦长衫,腰间挂着块玉佩,看上去贵气十足。

    几个男子连忙拱手行礼:“公子。”

    少年走到他们面前,手中折扇抬起,在每人脑袋上挨个狠狠敲了一下:“我和你们说过什么,找鱼就找鱼,不要打扰人家。你们倒好,打扰到我恩公头上了?!”

    几名男子面面相觑,又被少年狠狠一敲:“愣着做什么,去给秦先生道歉!”

    几人敢怒不敢言,走到秦昭面前:“今日多有得罪,还望秦先生海涵。”

    少年也走上前:“恩公没受伤吧?”

    秦昭问:“我认识你吗?”

    “……”少年恼道,“我方天应!”

    秦昭:“……”

    他打量那张白净的脸,实在没法把他和几天前那蓬头垢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