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穿成锦鲤小夫郎第22章 第 22 章-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穿成锦鲤小夫郎 > 第22章 第 22 章
    景黎现在愁得要命。

    秦昭的分析没有错,既然那位员外肯花千贯钱找他回去,说明他应该是能给人带来福运的。

    可是……

    他真的不知道那应该怎么做啊。

    在他的认知里,他明明只是个倒霉蛋而已,和秦昭在一起这一个多月,也根本没有给对方带来过任何福运。

    秦昭现在要他证明,他该怎么做才好啊?

    小锦鲤在水里吐出一串泡泡。

    “快吃饭,还在发什么呆?”秦昭把漂浮在水面的馒头推到小锦鲤面前,后者恍惚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游上来吃掉。

    这世上肯定没有比秦昭更坏的人。

    要求他想办法证明自己是锦鲤,才同意不把他送去换钱,可又不肯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美其名曰,锦鲤福泽人间,这点小事哪需要他区区凡人指手画脚。

    ……明明这家伙从来不信鬼神的。

    小锦鲤愁得饭都吃不下,还是秦昭温声细语哄了半天,才哄得他把饭吃完。

    吃完后,也不让秦昭给他摸肚子,自己躲去木桶底下“面壁”。

    也不知是谁欠谁的。

    秦昭起身去收拾碗筷,无声地叹了口气。

    昨晚那样对小鱼说,不过是他见这小家伙那模样尤为可爱,想再逗逗他。如果能趁机逼他说实话,以人形相见,就更好不过了。

    可谁知道,小妖怪好像一点也没领会他的意思。

    这傻鱼。

    景黎还没自闭多久,家里就来人了。

    他正想看看来人是谁,却被秦昭随手拿过一个木头盖子,将木桶盖了个结结实实,再连桶带盖子一道移到旁边的矮柜上。

    景黎:“???”

    “别动。”听见小锦鲤在里面不悦地拍尾巴,秦昭压低声音道,“你现在不能被人看见,当心有人来抓你。”

    景黎现在最怕这个,当即不再动了。

    秦昭这才去开门。

    来人三十出头的模样,也是临溪村村民,似乎也姓李,但平日里和秦昭没什么来往。

    秦昭甚至都不确定他叫什么。

    对方没进屋,开口就是一句:“秦昭,我刚从镇上回来,你知道镇上的人都在抓鱼吗?”

    秦昭:“……”

    消息传得这么快吗?

    秦昭平静道:“是么,我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还没得到消息!”那邻居喋喋不休,“我听镇上的人说,有人在悬赏一条红色鲤鱼,一千两呢!那告示我看不明白,但告示上的图,和你之前身边那条鲤鱼一模一样。”

    “你的鱼呢,拿出来我帮你看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屋内张望。

    秦昭不动声色挡住他,淡声道:“你说那条鱼?我已经放生了。”

    “放生?那太可惜了,万一是悬赏要找的那条呢!”

    “那条鱼是我前不久从集市买回来的,才花了几个铜板,怎么可能价值千金。”秦昭语调不紧不慢,“多谢你给我这个消息,可要进去喝口水?”

    那邻居听他这么说,顿时也没了兴致,借故自己家里还有事,悻悻走了。

    秦昭合上门,无声地叹了口气。

    怕的还是来了。

    先前秦昭没想到小鱼还有这样的身世,从未介意它在人前露面,因此临溪村许多人都见过他身边有这样一条小鱼。

    临溪村的村民又极喜欢去镇上的集市做买卖,现在消息已经传到了村里,像这种好事者绝对不会少。

    只是过来好心提醒他的倒还好,就怕其中有心术不正之人,打小鱼的主意。

    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确是个麻烦事。

    秦昭难得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揭开木桶盖子,桶里的小鱼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他好像给秦昭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秦昭一见他这模样就心软了,用手指在对方头上点了一下:“别怕,不会让你被送走的。”

    小锦鲤游上来,在他指尖亲了一口。

    如果他真的能给人带来福运,就替秦昭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吧。

    他不想被送走,也不希望秦昭天天被打扰。

    景黎在心里默默地想。

    可是景黎的祈祷半点用也没有,这短短一个时辰里,这小屋里接待了不下四五拨人。

    都是同样的目的。

    景黎:“……”

    他果然不是什么锦鲤嘛!

    秦昭不厌其烦地打发走最后一拨人,把门合上,颇有些无奈。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个办法。

    临溪村不以捕鱼为生,这种消息就算传开来,大致也只有少数几个人会去凑热闹,只要过几日就再无人问津。

    如果能有个法子让他离开临溪村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秦昭刚这么想着,又有人敲响了门扉。

    秦昭拉开门。

    是林长忠。

    秦昭本能觉得这人也是来找他问锦鲤的,险些一句“那条鱼已经被放生了”就要脱口而出,谁知林长忠道:“我来找你说说建房材料的事。”

    他包下了帮秦昭盖房的活,距今已经好些天,的确该来答复。

    秦昭这才放心下来,将人迎进来,又给他倒了碗水。

    “我这几天在临近几个村子都问过了,这时节收不到竹子。”林长忠灌了一大口水,才道,“你要得太晚了些,如果是上个月恐怕还能有。”

    他顿了顿,又问:“我来就想与你商量一下,要不换种材料?”

    秦昭没有回答。

    竹围墙是他的第一选择。竹子便宜,防虫,还不怕水,在用不起砖瓦的前提下,是最经济实惠的一种。

    他原本以为这附近山里有竹林,应当是不愁竹子产量的。

    林长忠也知道他家的情况,又提出第二种方案:“如果真想要竹子,那就只能再翻过一座山,去更远点的村子问问。不过那样,恐怕当天回不来。”

    林长忠家里有一家子人等他养,手头也还有别的活,没法出远门去进货。

    秦昭略微一怔,若有所思地看向矮柜上的小木桶。

    他方才正想找机会离开村子几天,林长忠便送来了这个机会。

    又是锦鲤的作用么?

    秦昭收回目光,道:“林叔不妨将路线告诉我,我去跑一趟。”

    “你去?”林长忠有点不放心,“你这身子骨受得了吗?”

    秦昭:“只要不赶路劳累,应当无妨。”

    他态度坚决,而且除此之外,的确也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林长忠没再反对,便道:“那我去和老二说一声,让他把牛车借你几天。”

    林长忠说的那村子叫上林村,从临溪村过去要翻过一座山,就是牛车都要走上大半天。

    “……那边是我本家,一村人都姓林。我写封信给你,你到村子之后去找一个叫林大牛的,他看到信就明白了。”

    林长忠将去上林村的详细路线告诉了秦昭,两个村子前几年修了条直通路,省了迷路的风险。

    秦昭道了谢。

    从这里到上林村要走好几个时辰,必须尽快上路,否则没法在天黑前到达。林长忠没再耽搁,就要去和林老二说借牛车的事。

    临出门前,他又想起什么,扭头道:“对了,你那条鱼……”

    秦昭:“……”

    同样的说辞再来一遍,秦昭打发走林长忠,合上房门,才去揭开木桶盖。

    “你都听到了?”秦昭道,“我们暂时离开村子几天,等事态平息一些再回来。”

    小锦鲤点点头,心里却有点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