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混市总裁大人 > 第三百零四章
    左秘书也只能在心里说说南浩然的腹黑了,明面上就算是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说出来。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一切都步入了正规,宣展来南氏上班了,宣南奎每天都会来南氏送午饭,其中也包括宣展的份,然后一整个下午都会待在南氏。

    宣展的表现也没有让宣南奎失望,宣展很聪明,也肯努力,所以工作上的事情很快就上手了,假以时日肯定能够独当一面。

    南浩然也很是欣慰,一方面因为宣南奎和宣展走的很近而吃醋,一方面又因为宣展的聪明而感动满意。

    虽然心里对宣展不满,但是南浩然表面上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不但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对宣展很是关心,这也让宣南奎对南浩然多了一份感激和崇拜,两人整天如胶似漆的,很是恩爱。

    巫马穗经营着自己的小酒吧,小日子也算过的不错,唯一的就改变就是巫马穗每晚都会按时回家,酒吧是晚上开业,所以巫马穗只能找人看着,然后早上早点去店里看下就可以了。

    天气慢慢转暖,身上的衣物也越来越少,章曼也有四个月的身孕了,肚子也显孕了,在家不出门的话,章曼会不怎么在意。

    要是要出门的话,章曼会特意穿上宽松一点的衣服,这样肚子就不是很明显了,只要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这段时间司云龙也是经常约章曼出去吃饭,一开始章曼还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

    毕竟南老爷子那天的话给章曼提了一个醒,自己似乎的确是和司云龙走的太近了,连南老爷子都误会了。

    换做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想,章曼不知道司云龙是不是真的对自己动心了,但不管是不是真的,司云龙的这份感情,章曼给不了任何回报,所以司云龙注定是得不到自己的爱。

    所以章曼就有意避着司云龙。

    但一次两次还行,时间久了,章曼总是推脱不肯跟司云龙见面,就显得很不礼貌了,所以章曼只能赴司云龙的约。

    不得不说和司云龙在一起的时候章曼觉得很放松,很舒服,感觉很安心,章曼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又担心着会发生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会产生自己控制不了的感情。

    但日子总要过的,提心吊胆是过,轻松愉悦也是过,章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就在大家都觉得日子过得很好,很幸福的时候,关于宣展的新闻铺天盖地的袭来了。

    宣南奎有想过宣展的身份曝光出去之后,很多媒体会乱写,但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甚至还车上了若非非。

    此时,南氏顶层总裁办公室里面,宣南奎、南浩然、宣展还有巫马穗四个人正坐在办公室里面。

    看到消息的巫马穗,放心不下宣展的情况,所以早早地就赶来了南氏。

    “这倒是是怎么回事?”

    宣南奎看着茶几上的报纸有些气愤的问道。

    报纸的正面上放了好几张宣展的照片,还有宣展和宣南奎的合照,这个角度一看就是偷拍的,虽然宣南奎的面部做了马赛克处理,但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照片上的宣南奎和宣展看上去很是亲密,还有几张是宣南奎陪宣展看房子的照片,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报纸的正中间位置还有好几张宣展和若非非的合照,这才是让宣南奎不解的地方。

    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来,宣展和若非非是认识的,而且关系很不错,但是宣南奎却从来都没有听宣展提起过他和若非非认识的事情。

    这些人并没有给若非非的面部做马赛克处理,毕竟若非非才退出演艺圈之前可是一个红遍大半个华夏的明星啊。

    那时候的若非非没有闹出什么绯闻,但是现在和宣展出了绯闻,再加上宣展现在本身就是话题中心,所以事情一瞬间就发展的不受控制了。

    “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时候若非非还不是很出名的艺人,就是一个练习生,我们在一次偶尔的演讲会上认识了,然后时间久了我们就在一起了,但是我们在一起之后没有多久就分开了啊,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媒体哪里来的这些照片。”

    报纸上的照片,男的俊女的美,而且就角度来说,肯定不是被偷拍的,要么就是自拍的照片,要么就是请路人给合拍的照片,这种照片,除非是有人曝光给媒体的,不然怎么会流露出去?

    宣展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他也懵得很,这些照片,身为当事人的他都找不到了,真不知道这些媒体是从哪儿找到的。

    他也的确跟若非非有过一段感情,在国外的时候,但是相处下来,发现两人并不合适,所以就好聚好散了。

    宣展没有想到这种事情都能被扒出来说,只能说这些媒体真的是太闲了,还是说若非非知名度太高了?

    听了宣展的解释,宣南奎皱起了眉头,她当然是相信宣展的,但是报纸上却故意把这件事情写的不堪入目。

    说什么是宣展疯狂的追求若非非,总是骚扰若非非什么的。

    而南浩然则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宣展,这件事情还有待考察。

    “对,宣展说的不错,当时他们两个是有过一段情,这件事情我知道,后来他们也是好聚好散了,决定不是报纸上写的这样。”

    见媒体记者这么写,巫马穗也很是生气。

    当时宣展和若非非在一起的时候,巫马穗可没有少吃醋,毕竟那个时候的巫马穗就喜欢上宣展了,加上若非非还总是在巫马穗的面前秀恩爱。

    巫马穗那叫一个气,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理宣展,直到后来两人分开了,这才和宣展和好了。

    仔细想起来,宣展和若非非两个人,貌似是若非非先动的心,跟宣展表白的,现在倒好,变成宣展对若非非死缠烂打了。

    “嗯,我知道,只是这件事情现在被媒体这么乱写,宣展说什么都没有用,唯一的处理办法应该就是让若非非和宣展出来当面说明了。”

    宣南奎边说边觉得心里窝着一团火。

    本来就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现在被媒体这么一些,搞得好像宣展的人品有多么的差一般,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宣展以后还怎么出门?

    这些记者不敢拿自己做文章,只是说自己的宣展的关系有多好,又说自己明明都已经和楚家断绝关系了。

    总之就是写了一些阴阳怪气的东西,这些到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和若非非的绯闻影响就有些大了。

    一个是曾经的公众人物,一个是知名企业家和人人喊打的小三所生之子,两人都是众所关注的人物。

    “可是若非非会不会同意出面解释?而且我和若非非分手之后两人就没有联系了,现在若非非也退出了娱乐圈了,我们要怎么联系上她?”

    从小到大在国外长大的宣展对若非非的身世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偶然听别人说起过若非非是国内一个挺有名的企业,若氏的大小姐。

    但是宣展听完就忘了,根本就没有记在心上。

    宣南奎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宣展。

    “小泽,你不要告诉我你来南氏这么久了,都不知道南氏和若氏和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