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这掉档次的魔法世界210 陨落-笔趣阁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这掉档次的魔法世界 > 210 陨落
    希奥克斯从内心上并不赞同老师的做法,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不经过别人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替别人做出决定。

    但此时的他,并没有作声。

    “你没必要有负担,你心中所担忧的是正确的,可有时候擅自干涉也并不完全是不尊重,而是出于一种爱护,或许某一天他知道了这件事心里会有些不高兴,但是总不会跟你反目成仇的,因为那一天,他或许就知道什么事是为了他好。”

    似乎因为即将走到人生的尽头了,所以法里亚在使用能力的时候也已经肆无忌惮了。

    “或许吧,老师。”

    看着脸色纠结的学生,法里亚笑了笑,正准备安慰几句的时候,不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大片黑影。

    “有杀气。”

    希奥克斯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就立马发现来者不善。

    “不仅如此呢,人数也很多,实力也不可小觑,希奥克斯,你带着默尔索快点离开吧。”

    “可老师——”

    这时,他们脚下的云层突然开始翻涌,然后一个巨大的身影牵带着宛如白絮似的云丝,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希奥克斯抬起头,只见到一只硕大无比的暗红色翼龙正在他们前方拍打着晶莹的翅膀,并且还打着响鼻。

    “想走?但没这个机会了。”

    说罢,从红色的龙枪上,大量斗气喷薄而出,然后化作尖锐的光芒,刺向希奥克斯和法里亚。

    面对着这突然出现的一击,希奥克斯迎身而上,斗气战斧劈砍而出,与龙枪争锋相对。

    但对方的实力,明显比他强上一线,在这次碰撞中,希奥克斯明显没有占据优势,但也还好,没有被震伤。

    “看来,把我手下击杀的人就是你啊。”

    听到翼龙骑士的话,希奥克斯这才想起来之前在科西庄园发生的事情。

    “你是来给那三个翼龙骑士找场子的?”

    “没错。不过——我现在的目标不是你,而是这位老者。”

    翼龙骑士将视线转向了法里亚。

    “这位前辈,您应该就是大闹卡奇诺王宫,然后从迪亚戈手中全身而退的那个传奇境强者吧?”

    法里亚点点头,表示默认,

    “那真是太好了。”

    这一瞬间,帕多拉斯身上的杀气和战意瞬间高涨了起来。

    “你想跟我战斗?没问题,但前提是你必须放我的学生离开这里。”

    “他们?”

    帕多拉斯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睨视着希奥克斯和默尔索。

    “那——好——————好像不可以——因为杀了我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这就是我们血色天堂鸟龙组的规矩。”

    “是吗?”

    法里亚瞬间将气势拔高,即便不是被针对的希奥克斯,也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但是帕多拉斯依旧面不改色,面对传奇境的压力,他很兴奋,因为这就是他梦寐已久的境界,他以前虽然见识过,但却并没有机会领教一下。

    何况,他可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虽然他渴望与传说境交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选择以身殉道。

    “您不信?”

    下一秒,天空中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翼龙,不同属性的斗气召唤出的龙的颜色也各不相同,大小也因实力强弱而有所差别。

    但即便是最小的龙,翼展也已经逼近默尔索前世的三十米,而大的,比如帕多拉斯·多拉格的坐骑,更是超过了五十米。

    看到这么多翼龙同时出现,即便是法里亚这种老江湖也面露异色,希奥克斯的表情更是凝重的不行,而默尔索的内心中,完全是惊涛骇浪。

    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能够一次性见到这么多翼龙骑士,这可都是高级职介者啊,如果当初的伊弗列姆有这么多高级职介,那完全课题跟恶魔潮直接硬杠。

    到如今,这些人貌似都是他的敌人。

    “老师——”

    希奥克斯的手心中,竟然紧张的冒出了汗水。

    “本来还想和你下山喝顿酒,然后让你给我找一个美丽的地方当作我的墓地,现在看来不用了,不过也好,这里的景色也不错,有山,有云,还有树,距离人间也远,免得到了地下,还要被吵醒。”

    法里亚说话时并没有避讳别人,所以帕多拉斯也听得到他的话。

    “听前辈的话,像是在交代遗言呀。那你们呢,旁边的汉子和小朋友?我可以帮你们带个口信给家人,前提时你们的家,刚好就在我回去的路上。”

    说着,帕多拉斯就露出了令人厌恶的笑容。

    “他们不用交代遗言,你也没机会带口信回去。”

    法里亚苍白的脸此时竟然恢复了红润。

    然后他直接凝聚出一把斗气战斧,就这么劈了一下。

    爆裂的斗气瞬间像雷霆似的奔涌向帕多拉斯。

    “有点意思。”

    他操控翼龙拍打翅膀,然后对着法里亚释放出的攻击刺出了自己的龙枪。

    枪尖刚接触到那时而纯白透明,时而火红如霞的斗气后,帕多拉斯立马就吃了一惊。

    因为这看似不那么惊世骇俗的攻击里,居然酝酿着异常沉重的压迫力。

    当他奋里撩开了这一击后,这才收拾起玩世不恭的心态,开始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传奇境的老人。

    “年轻人,我说了吧,你不用给我的学生带口信。”

    帕多拉斯久居高位,听到这种轻蔑的言语,自然被激起了怒气。

    “那可不见得。要是今天只有我一个人,他们确实不需要劳烦我带口信,可是今天来这里的,可不止我一个,还有我近百人的手下!”

    这时,群龙全部发出了嘹亮的龙音,场面颇为壮观。

    “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拦不住你们三个,就算前辈你是传奇境,难不成还能抵得过我们这将近百人的高级职介者?我们联合起来的战斗力,不亚于数万人的军队,像卡奇诺这样的小国家见到我们,基本都只敢和谈,不敢对抗。”

    这时,悬停在龙群最首端位置的帕多拉斯突然产生了变化,他与其他龙骑的气息似乎在逐渐交融。

    这一群龙骑之间,在不知不觉中,仿佛多了一丝丝莫名的联系。

    “咦,你们还会阵法这种古老的技能?怪不得如此嚣张。”

    “前辈,我们这群人联合起来,别说一个传奇境,两个传奇都可以拦截下来。”

    默尔索以前看到过传奇的记载,他一直以为那是传说,了没想到希奥克斯的老师,竟然就是以为如假包换的传奇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