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我是无敌的大寨主第710章-笔趣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是无敌的大寨主 > 第710章
    张春仁冷笑着说道,“易天华,既然你连两颗霹雳丸都怕,那么,如果我们十颗霹雳丸一起扔,你猜会是什么结果呢?”

    听到张春仁的这一番话后,易天华心中骇然,额头上也渐渐地冒出了冷汗。

    “张春仁,难道你们真的要动手吗?”

    张春仁冷笑一声,“易天华,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在开玩笑?

    我告诉你,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可就真的对你动手了,到时候,想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袁维庆也大声叫道,“易天华,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赶快答应我们的条件,如果不答应,下次再扔霹雳丸,可就不是一颗两颗了,到时候,可就十颗二十颗了。”

    说到这里,袁维庆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易天华,我承认你的武功高强,可是,我却不相信你能在满天的霹雳丸中,逃过这一劫。”

    薛志正叹了一口气,“易天华,我看你还是答应我们的条件吧,你武功虽然高,但是在我们的攻击之下,我怕真的不是我们的对手。

    为了省去不必要的损伤,你还是答应吧!”

    听到薛志正的话后,易天华冷笑一声,“薛堂主,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说到这儿,易天华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薛志正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薛堂主,如果你不怕引起两个帮派的争斗,那我告诉你,到时就别怪我放手一搏。

    如果出现了什么损伤,到时候,薛堂主,你可就别怪我下手重了,这都是你们迫的。”

    听到易天华的这句话,薛志正心中也是吃了一惊。

    虽然易天华的语气平淡,但是他能从中听到,这一次,易天华不会留手了。

    如果他们这次真的敢攻击易天华,凭借易天华的武功,如果全力出手的话,就算他们三个人有霹雳丸在手,但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说不定,袁维庆的下场,就是他们几个人的下场。

    看到薛志正再次犹豫起来,张春仁急忙大声说道,“易天华,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威胁我们?

    我告诉你,在我们南郡密雷宗的霹雳丸的攻击下,没有人能够躲得过去,就算是你也不行。”

    听到张春仁的话后,易天华冷笑一声,“张春仁,既然你有这么大的信心,那好,我们试一试,看看是你的霹雳丸快,还是我手中的剑快?”

    薛志正缓缓说道,“易天华,难道你真的想要看着我们两个帮派引起争斗吗?”

    易天华摇了摇头,“薛堂主,想要引起两个帮派争斗的人不是我,是你们才对?”

    说到这里,易天华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薛堂主,如果你们不对我动手,我又怎么可能对你动手呢?

    如果我们两个帮派真的引起了争斗,责任也全都在你们那一边,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听到易天华的话后,张春仁厉吼一声,“易天华,你就不要狡辩了,如果你肯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易天华,我告诉你,就算引起我们两个帮派的争斗,也都是因为你不想解决我们的问题所引起的。”

    袁维庆冷笑一声,“易天华,你将我的手臂打伤,却不肯赔偿,我相信,这件事情无论说到哪里去,你也是没有理的那一方。

    如果我们两个帮派真的引起了争斗,到时候,也都是你的责任,是你不肯赔偿我们,才会引起的争斗。”

    听到袁维庆的话后,易天华立刻暴怒,伸手指着袁维庆,厉声喝道。

    “袁维庆,我都说过了,你手臂的伤,是因为你先偷袭我,我在无意中伤到了你,难道这和我也有责任吗?”

    袁维庆冷笑一声,“易天华,我只问你,我的手臂是不是被你所伤?”

    易天华咬牙说道,“我承认,你的手臂确实是被我所伤,但那都是因为你先偷袭我,我才能伤到你的?”

    说到这儿,易天华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袁维庆,做人要讲道理,难道说,你偷袭我,还不允许我反击吗?

    如果当时我不反击,受伤的岂不就是我,到那时候,难道你也会赔偿我吗?”

    听到易天华的话后,袁维庆愣了一下,随即大声说道,“易天华,我告诉你,刚才我对你出手,就算你不反击,我也绝对不会伤你,因为我的目的,只是想制住你而已。”

    说到这里,袁维庆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易天华,如果你早一点答应张副堂主的条件,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手呢?

    我之所以对你动手,我刚才也说了,如果我真的想要伤害你,我就不会对你动手了,只要我继续朝你扔霹雳丸。

    哼哼!

    易天华,难道你就有把握躲开我的霹雳丸吗?”

    听到袁维庆的话后,易天华皱了皱眉,冷笑一声,“袁维庆,难道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这一番话吗?”

    说到这儿,易天华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袁维庆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袁维庆,你当时对我偷袭,你手中的刀是对我哪里出手,恐怕你比谁都清楚吧?

    如果不是当时感觉危险将至,我又怎么会对你出手伤了你?

    袁维庆,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如果我不反击,单凭你的那次攻击,恐怕现在我已经倒在这里了吧?

    到时候,你会因为你伤了我,而给予我赔偿吗?”